Thursday, March 02, 2006

食即性也,我與Xavier。

zz 的大作一篇,同我賀壽喎.... 多謝晒。
我己諗到怎樣回敬了,嘿嘿。
(原文)

+++++

食即性也,我與Xavier。

生日快樂。這篇字,我寫來賀壽,也是贈慶。

+++++

有些人,註定只在某種特定場合才能碰頭,譬如說,只在床上碰面的性伴,或在食桌上交鋒的食伴,X先生與我的關係,只限於後者。(這到底是幸,抑或不幸呢?)(這又是挑逗還是挑釁呢?)

友誼的起首,源於網絡,既沒特別,也不浪漫。但說實在,這裡的每位董事長,我都由網絡世界裡尋來,好些一見如故,更有些演變成如膠似漆。不得不套用X先生的一句話:「一定是前世有修橋補路積福,今世回報。」我深信認識了這群友,全是緣份,當然我也積了德。

跟X先生的兩項娛樂,不外乎是:1)看電影;2)同桌食飯。X先生在某間大型跨國的科技公司裡任職高層,薪高糧準不在話下,且常有機會周遊例國,用的是公帑,真是恨得我牙癢癢。而他在每次工幹完畢,酒醉飽肚睡過六星級酒店的大圓床嚐過那邊地道的「SPA樂悠油」後,還在我們面前大嘆辛苦,什麼「哇,好辛苦呀真系,好鬼忙架嘛又要conference call……」。或者與樂悠油按摩女的conference call,確實是辛苦的,還很累吧?我們當時猜。

其實X先生是少數在中環工作,又隨時像我般,可任意「靈蛇出動」的人。有時一個電話(或只在MSN)裡問句,「喂,去睇場1230呀。」,對方就會緊接一句:「哦,好呀,1220 IFC見啦。」在完全忽視什麼類型的電影與劇情的同時,有時跟他一起看電影,就免不了有人坐立不安,或狂傳短訊解悶的舉動。如某次一起觀看「天邊一朵雲」,X先生就如坐針氈,不停想借故出去買杯雪榚了。我當時心想,「真是個不懂欣賞藝術片的傢伙啊!大概,暴力+色情才是你杯茶吧!」

跟他碰頭最多的,必然是餐桌上。上至半山的蘇豪,下至九記對面的大排檔,我們通通都留過印記(自然也偷過不少東西)。X先生是位頗嘴刁的食客,喜歡大家通常都不為意的食物,例如油炸BB鴿(我一早說過他有暴力及虐蓄傾向啦)、豬蹄(油爆嘴的東西)、燒魚頭(哇,大哥,你放過我們吧!腥到呢……)。好幾次X先生當眾點到這些食物時,全場都會忽然鴉雀無聲三秒的。唉。

與X先生試過一道去購物。在哉絲的店裡,X先生像大爺般左挑右選,我這等貧家女,自是不敢走遠,只緊緊地跟貼他。後來先生他選了雙smart casual的悠閒款米色小羊皮的Jil Sandar,留意呀,那時哉絲正值季頭,一雙鞋動輒$2,XXX的啊。後來呢,我就是沒見過X先生穿那雙鞋出來亮相,我問:「你上次買個對鞋呢?做咩唔見你著既?保值呀?!」X:「哦,都無機會著……」賤人如我,如C小姐,歸納而來的結論是:平日返工既日子唔著得;即系剩番星期六同日啦,但星期日X先生又要返學喎,佢話一大班麻甩佬咁,著個d鞋唔妥當喎(雖然我們確然猜不透究竟在一大班麻甩佬面前著有咩問題,除非你返學,系去學踼波唧~~~);剩下星期六,但,初一同十五唔著得;佛誕天后誕唔著得;落雨唔著得;心情超好或特壞又唔著得……所以,到今天為止,那雙鞋還未穿過一次啊!

不過說實在,與X先生一起,無論是看電影或同桌食飯,都是愉快非常的。雙魚座的人,都擁獨特魅力,如X先生,就很細心,且愛幫助朋友。再一次,祝你生日快樂,天天也快樂。

posted by zz

3 comments:

pk_ said...

hb2u!

milliebreath said...

祝你生日好快樂喎!呵呵!

Xavier said...

thanks ... !!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