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0, 2006

下午終於到醫院探望剛剛動完了手術的朋友。最深刻的記憶,
是朋友憶述,躺臥在手術床上,接受了麻醉,被推到了走廊之中,
要等待接受切割手術。他等了差不多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在半昏半睡之間,他瞄到了廚房的門口,入面的大嬸在用心的
洗滌手術刀上的血漬,聽到磨刀霍霍之聲。看到身旁一車車的病人,
也是躺臥在床上排隊輪候,他不禁在想像自已像一只,行動遲鈍的
肥豬,正是在等待著被屠宰的命運。

No comments: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