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7, 2006

告別



晚上吃了韓國燒烤,又是大量的牛肉。我問同事你們會否跟香港一般,燒下蝦呀,海鮮呀之類,答
案是獨沽一味是牛肉。這碳爐用的是木碳,牛肉也很新鮮。四個人吃了兩大盤牛肉加miso soup之
類,要200美元左右,比較昂貴。不過其中一位女同事共事了差不多四年要離開,她是我team的唯一
女孩子,也是engineer,亞洲區內也比較罕見。她好像是太累了,要休息一會,可能留在家中生孩子。
這也算是好福氣,就祝你生活愉快,有機會再見吧。




離開前的一天,終於吃了傳統的韓國菜,午餐是shabu shabu,
把牛肉和蔬菜放在上湯內滖熟,再點醬油,用生菜包或壽司卷夾
著來吃。好味。

Friday, March 24, 2006

Searching for ... 大長今





匆匆兩三天的旅程,連逛商場的時間也沒有,只有機會和舊同事吃了餐飯。
這是在公司及酒店附近的"風光"... :(

Wednesday, March 22, 2006

korea



第一天到步,落機便要開工,加班到十一點幾才回酒店,
十分之累。當晚,同事竟然帶我去食fusion chinese food。

這是碗韓國炸醬麵,黑沉沉的一碗麵,有d似墨魚意粉,
內有洋蔥和魷魚,都算幾特別,但我就寧願老老實實去吃
傳統的韓國菜..。

Monday, March 20, 2006

單拖睇戲

電影節開幕,好友知我想看杜琪峰的黑社會2,好心去幫我訂飛,但不幸只抽到
一張單人票。問我要不要一張單人的電影票,我開玩笑跟友說,就算是古天樂坐
在我旁,我都不願去看。友人很不以為然,認為一個人看電影也可,無須計較。

其實一個人看電影也是不錯,喜歡的東西,未必有知音人,就算是孤芳自賞,也總
算是自得其樂。在冷冷清清的戲院獨個兒看電影,我會覺得很寫意。但是,
令我最難過,最受不了的,便是厠身於熱鬧中的寂寞。四週圍佈滿熱鬧的人羣,好像
大家都在聯群結隊,結伴同行,興高彩烈。此時此刻,對於我,肯定會感到有點難堪,
有些無奈,也很無聊。尤其是開場散場之際,毎毎感到會有異樣目光投射在身上,
混身感到十分不自在。

思前想後,這類這場合,可免則免,可避則避。對於好友的心意,
我只能說聲抱歉了。

Wednesday, March 15, 2006

最後的夢幻曲


今天路過商場時,看見final fantasy XII正式登場,這是日本square的王牌之作,
今年還被電玩雜誌Famitsu被評為滿分(40/40)的遊戲之一。這遊戲是日文,若沒有攻略
之類的圖書恊助,跟本很難跟得上,也沒法子知道複雜的故事內容。可惜美版推出的日期,
還是遙遙無期。Final Fantasy這類大型的RPG,我想閒閒地可以玩一百幾十小時,
簡直便是遊戲迷的天堂。你可以說是浪費時間,但RPG是很多人的心頭好,尤其是ff系
列。每逄這些大日子的來臨,我便希望可以學識日文,全程投入ff的世界之中。其實
我也想過藉著工作的機會,乘機搬到日本住一年半載,順便學習日文。否則留在香港,
我實在很難想像我仍會下班走去學習日文進修之類。

電玩竟成了我移民的動力,不知有否同道中人?

Monday, March 13, 2006

花開處處



香港花卉展 March 12, 2006

我要做古惑仔

Grand Theft Auto: San Andreas



其實這個game已經出了好一陣子,但一天看到review,有人選它為去年的game of the
year,又忍不住拎唻玩玩。搶野,偷車,劈友,亂槍掃射,這是San Andreas城市,每天
見怪不怪的事情。所以,作為一個古惑仔,你每天的任務便是殺人打架,飛車奔馳,無惡
不作,以維持黑社會的秩序。

或者,這便是這遊戲吸引我的地方吧,一個個的任務(由簡單到複雜),不需理會對或錯,
只要聽呀公話,良心也可放在一旁。成功便有reward,失敗也可以重新開始。不用諗,
只要做。沒有什麼問題雖要考慮,沒有爭執,一切問題可用暴力來解決。

這是一個美麗新世界。

Tuesday, March 07, 2006

天寒地凍

















上兩週在北京公幹時,天氣有點寒冷。約舊同學一起吃飯,但想不到有什麼好地點。
後來坐出租車看到蘇浙匯的招牌,便想不如吃上海菜吧。

蘇浙匯頗出名,在上海有好幾家的分店,serve的是高檔上海菜,我喜歡它的環境
比較乾淨。去年還在銅鑼灣開了分店,但未去過。在北京的蘇浙匯也是首次到訪。
它們的菜色還算不錯,不過有趣的是看到旁邊的客人使用一個奇怪的壺子來喝飲料。
一問之下,原來他們在喝紹興酒,於是我們也叫了一壺古越龍山加熱,雖然我不喜
黃酒,其實加了話梅之後,酒味消了很容易入口,天寒地凍和朋友一起把酒言歡,
十分有意思。

Thursday, March 02, 2006

食即性也,我與Xavier。

zz 的大作一篇,同我賀壽喎.... 多謝晒。
我己諗到怎樣回敬了,嘿嘿。
(原文)

+++++

食即性也,我與Xavier。

生日快樂。這篇字,我寫來賀壽,也是贈慶。

+++++

有些人,註定只在某種特定場合才能碰頭,譬如說,只在床上碰面的性伴,或在食桌上交鋒的食伴,X先生與我的關係,只限於後者。(這到底是幸,抑或不幸呢?)(這又是挑逗還是挑釁呢?)

友誼的起首,源於網絡,既沒特別,也不浪漫。但說實在,這裡的每位董事長,我都由網絡世界裡尋來,好些一見如故,更有些演變成如膠似漆。不得不套用X先生的一句話:「一定是前世有修橋補路積福,今世回報。」我深信認識了這群友,全是緣份,當然我也積了德。

跟X先生的兩項娛樂,不外乎是:1)看電影;2)同桌食飯。X先生在某間大型跨國的科技公司裡任職高層,薪高糧準不在話下,且常有機會周遊例國,用的是公帑,真是恨得我牙癢癢。而他在每次工幹完畢,酒醉飽肚睡過六星級酒店的大圓床嚐過那邊地道的「SPA樂悠油」後,還在我們面前大嘆辛苦,什麼「哇,好辛苦呀真系,好鬼忙架嘛又要conference call……」。或者與樂悠油按摩女的conference call,確實是辛苦的,還很累吧?我們當時猜。

其實X先生是少數在中環工作,又隨時像我般,可任意「靈蛇出動」的人。有時一個電話(或只在MSN)裡問句,「喂,去睇場1230呀。」,對方就會緊接一句:「哦,好呀,1220 IFC見啦。」在完全忽視什麼類型的電影與劇情的同時,有時跟他一起看電影,就免不了有人坐立不安,或狂傳短訊解悶的舉動。如某次一起觀看「天邊一朵雲」,X先生就如坐針氈,不停想借故出去買杯雪榚了。我當時心想,「真是個不懂欣賞藝術片的傢伙啊!大概,暴力+色情才是你杯茶吧!」

跟他碰頭最多的,必然是餐桌上。上至半山的蘇豪,下至九記對面的大排檔,我們通通都留過印記(自然也偷過不少東西)。X先生是位頗嘴刁的食客,喜歡大家通常都不為意的食物,例如油炸BB鴿(我一早說過他有暴力及虐蓄傾向啦)、豬蹄(油爆嘴的東西)、燒魚頭(哇,大哥,你放過我們吧!腥到呢……)。好幾次X先生當眾點到這些食物時,全場都會忽然鴉雀無聲三秒的。唉。

與X先生試過一道去購物。在哉絲的店裡,X先生像大爺般左挑右選,我這等貧家女,自是不敢走遠,只緊緊地跟貼他。後來先生他選了雙smart casual的悠閒款米色小羊皮的Jil Sandar,留意呀,那時哉絲正值季頭,一雙鞋動輒$2,XXX的啊。後來呢,我就是沒見過X先生穿那雙鞋出來亮相,我問:「你上次買個對鞋呢?做咩唔見你著既?保值呀?!」X:「哦,都無機會著……」賤人如我,如C小姐,歸納而來的結論是:平日返工既日子唔著得;即系剩番星期六同日啦,但星期日X先生又要返學喎,佢話一大班麻甩佬咁,著個d鞋唔妥當喎(雖然我們確然猜不透究竟在一大班麻甩佬面前著有咩問題,除非你返學,系去學踼波唧~~~);剩下星期六,但,初一同十五唔著得;佛誕天后誕唔著得;落雨唔著得;心情超好或特壞又唔著得……所以,到今天為止,那雙鞋還未穿過一次啊!

不過說實在,與X先生一起,無論是看電影或同桌食飯,都是愉快非常的。雙魚座的人,都擁獨特魅力,如X先生,就很細心,且愛幫助朋友。再一次,祝你生日快樂,天天也快樂。

posted by zz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