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8, 2007

六時以後不准上班 (Sydney)


Martin Place, Pitt Street

跟同事B到了悉梨的第一天,中午見客完畢後,他已急不及待的要逛歌劇院等旅遊聖地。因為早機關係,要早上五點半起床(即香港三點半...頂),我是決心投降,回酒店先眠一眠,晚上才充當導遊。怎知在約定時間打電話給他,同事B已抵受不住jet lag和傷風,一早上床蒙頭大睡。當時真的是謝天謝地,天寒地凍之下的悉梨,真想不到要帶他到那裡。

不過一個人步出酒店,也不知到什麼地方吃飯。行街,是out of the question,downtown的商店,是準時六點關門呀。不用說百貨公司,甚至連HMV和Border書店,通常讓人流連的地方,一律準時打烊。(天啊,這還算是亞洲的城市嗎?)


Night scene at George St.

結果還是take 了 taxi, 去了Chinatown,因為我覺得只有Chinatown是附近人氣比較旺盛的地方。晚餐,吃了北京水餃,加了個牛肉紛絲,I guess its not your typical澳洲dinner。飯後,再一直沿George Street 一直走回酒店。

回想起來,這晚真是沒有什麼特別。有時候到了一個城市,晚上有點時間,出外走走走走走,好像生活過得充實一點,看多一點,多一點回憶,比較攤在床上看電視,來得有點意義。不過就算是像這樣走了一圈,有意義與否,也很難說。

不過Thank God,最後終於給我發現了在George St. 街上的Woolworth在十一點才關門,轉了半個小時,還買了張DVD…,Woolworth save my day!!


No. 1 Martin Place and Dinning at Kingsley (George and Park)

第二天同事問我窗外的境色怎樣,才發覺checkin 了一天還未試過打開窗帘,窗外下望,是好像一個鐘樓的建築物,原來以前是一間郵局,房內還有一本書作特別介紹。

晚上選了一間在附近叫Kingsley的餐廳,聽當地同事介紹牛排不錯。不過坐下先點生蠔作appetitizer,再每人點了口steak,不過後來發覺它的主菜還比不上前菜。送來我面前的grill牛排,肉質還可以,但外表卻更像是一舊黑炭。同事b雖然作晚已連續睡了十二小時,但晚餐後仍有睡意,怱怱又打道回府,與周公再續前緣。

而我也有昨天買入的dvd,看了一集又一集的Moonlighting,有Maddie Hayes同David Addision伴我一同入眠。兩天的旅程亦這樣結束了。


International Airport,離開時的天氣很好,陽光普照,天空又是一片藍。

No comments: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