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01, 2007

幸福或然率

舊文重貼,有朋友提起,才記起了這篇文章。

願大家都幸福。

+++++++

我討厭排隊。 基本上在香港排隊,是一種投機活動吧。有多少人會願意在人龍中苦苦等候呢? 當然是觀察四周,一有好機會,便當仁不讓,一個箭步搶到另一條的隊伍之後。務求在最最最短時間之內,完成輪候。 反正這樣的轉來轉去,比老老實實的等候來得有趣,我們的社會不正是這樣成長的嗎?

出入境多了,洞悉了一些排隊的竅門:有時人龍長並不緊要,反而要留意旁邊空的counter,人多了海關自然會派多些職員出來,若有新的counter開放,便應第一時間轉換過去。其中也有排隊的金科玉律,譬如說你的前面一家大細,有小孩或嬰孩,肯定會花海關人員大量時間去檢查,千萬別要跟在他們後面。也見過很多印巴藉人仕的持著的護照常常有問題,在其他地方入境時,我也盡量不會排在他們身後。

排隊也能顯出一個民族的修養和內涵,其實早年的香港,或現在大陸些城市,不論是等候公車或買門票之類的活動,打尖的現象都很普遍。隨著時代的進步,有秩序的排隊等候,便變得是理所當然了。反而隨便打尖的人,會惹起公憤。不過,打尖的活動,並不單只在輪候的過程中發生。譬如你在公司之中老老實實的工作,希望在芸芸的員工之中,會爭取得到進升的機會。但有一天,公司被其他公司收購,你的部門被合併起來,機會明明輪到你,但現在一大群人突然插在你的前面,也可以說是被打尖之一。

數學上有Queuing Theory的一套計算模式,以數學方程式來模擬排隊的事件和問題。最常見的應用,可以是在一般類似老麥的商店或超市,以估計客人前來購物的機會,收銀員工作的速度,客人等候的時間,等等的數值,來運算出設立多少個櫃檯,請多少員工最為化算。以這個計算模式,其實也可以訂出在公路上應設立多少條行車線,或設立多少個收費站。當然,也可以運用在網絡的設備上,解決網絡擠塞的問題等等。

愛情路上,排隊是否也是一種美德呢? 我心無旁騖 ,甘心在耐心輪候,是否就有天會看到盡頭?有人遲來,排到一條好隊,便能快速的過關。也有人像蜻蜓點水,嘗試一下不同的隊伍,甘於忙碌地穿插在人群之間。試問當中有多少人能處之泰然、有多少人會懊悔,嘆息錯失的機會、或是有人仍能默默的靜候。 我希望會有一條方程式,幫我去計算一下,一生能有多少機會遇到合心意的人,其中包含多少時間去結識了解,甚至情投意合,我雖要花費多少,投資幾多的時間,最後又能否獲得幸福? 當初排隊的堅持,現在又會否變得很懷疑?

No comments: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