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0, 2007

We all shine on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行。"

+++

上兩星期要應付考試,很久已沒有試過在周末要苦讀。大戰過後,星期天反而想獃在家中。扭開電視,翻看劉德華的"大隻佬",又坐定定看了個半鐘。記得當年電影上畫時,宣傳一句,"萬般帶不走,唯有孽留低。",現在還是記得。

有「因」,便所以有「果」,其實是一種很有邏輯的思考。

電影中,大隻佬想去救善良的女警張柏芝,因為他知道因為上代有位的殘暴的日本軍人殺了很多人,所以這個「孽」要留給張去承受。劉華說,這並不等於她便是這個日本人,而是因為有這個因,所以結果是張便要死。

這其中實在有點複雜,我也不能完全能明白電影的意思,但猜想有點似,「出唻行,遲早要還。」 之類相似的idea吧。

但接下來的問題是,怎樣去還呢? 還幾多呢? 又,由誰人去決定,有什麼的「因」和什麼的「果」呢? 始終,仍是想不到答案。

我想無論是基督教,還是彿教,都有一種賞善罰惡的機制在其中,做得好的,move on去另外一個層次,做得不好的,可能要下地獄,永不翻生。這可能是一種有效的機制,去管理這個社會。

但對於它。本。身。是。否。一。個。好。的。機。制,我實在有點懷疑。 是否一定,要怨怨相報呢?  

而相對來說,「種善因,得善果。」,為了下一世,食好d、住好d、而去做好事,又是不是一個很noble的理念呢?

+++

「大隻佬」的英文翻譯叫Running on Karma,想起John Lennon有首歌也叫做Instant Karma。(鬼佬其實也喜歡講Karma ... :) John Lennon是天才,Beatles 四位仁兄,以他最有料。上網找這歌曲資料的時候,才發覺上周是他逝世的紀念,他在一九八零年遭人在紐約槍殺,當時只有四十歲,真的是十分可惜。

年中的時候,買了一隻為達爾富爾人權籌款的唱片,叫Make some noise: Save Darfur,全是由當代的歌星演譯,大唱John Lennon的名曲。除了有U2, black eyed peas, green day, 等等當時得令的歌手主唱之外,連久未露未的A-ha(仲有冇人記得take-on-me呀?) , Duran Duran等都紛紛現身,雖然舊歌新唱,但有全新的味道,John Lennon的音樂真是百聽不厭。

+++

"Imagine"一曲的意境好高,imagine ... 想像一個沒有天堂,地獄,甚至是宗教的世界,人平等地共處,世界大同。我覺得較這一切想善罰惡的思想更加令人舒服。

另外一首"Instant Karma",亦有叫人珍惜緣份及享受生命,憑歌寄意,送給一位最近很失意的朋友。

"Why in the world are we here
Surely not to live in pain and fear"


不知道我們為什麼會生存在世上,
但只知不是叫我們生活在痛苦和恐懼當中。

我的朋友,無用太過悲傷。

"We all shine on ... like the moon and the stars and the sun.
We all shine on ... Come on ... on and on and on ... "


願你的生命繼續在發光發熱,像月亮,星宿和太陽,光耀大地。

No comments: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