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30, 2007

色。戒




"喂,李安有新戲喎。"

"車,等出DVD先啦。"

"得獎電影喎,攞左金獅獎喎。"

"你慌過兩個月國泰冇得做咩? 留番搭飛機睇都唔遲啦。"

"有梁朝偉同湯唯有連場激戰喎,情度仲挑戰四級,連陶傑都話勁呀!"

"嗯... 咁...今晚最早邊場呀? ... 你仲唔快d去訂位? 快快快... "

+++

點解隔離果套"七擒七縱七色狼",會是2級片,我想它的意識最少是三級吧。

唔...大師級電影,反而是3級?

其實imax 3d上緊套戰狼300,下下近距離,有晒腸破血流撕殺的大特寫,也是2級。

性愛的場面真的這樣令人懼怕嗎?

+++ spoiler alert +++

李安的電影當然有大師級功力,不過我覺張愛玲的原著還是更加驚心動魄。短短的小説結合了恩怨情仇,有美人計,有特務暗殺,還有意想不到的結局,故事實在精彩。

最為戲劇性的一幕,是湯唯演的王佳芝,在暗殺的最後關頭,來了個change of heart。她發覺始終最愛的是易先生,結果通知他逃走,最後她反而被殺。

世事往往便是這樣。

在某一天,男朋友給她捎來一封信,送她一份禮物,或買了一杯雪糕給她。

或許,她突然來了一個電話,邀他看一場電影,送了他一句問候。

不知你有沒有試過? 就在一煞那,你有無限的感動,認定就是他/她了。

但,下場又會是怎樣呢?

少安無燥,我不是說我們都會不得好死(!) 不過想說的是世事難料而已。

卓小姐昨天専欄中,其中的一句,"Love is easy. What you do after is the hard part." 在現實世界中,找圓滿的結局,並不容易。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Preview from Hokkaido



相信,它們的主人買這盒和果子的回來時,內裏是什麼樣子或味道,也不知道。

只是留下了一個口訊:

"Give me to miss zzlai if I taste good. "

"Give me to someone u hate if I taste AWFUL!"

噢,讓我告訴你... "哇! 真系好鬼難食呀 !!"

還有,

"呢排呢...真系好鬼憎...我自己囉... "

(報告:人質已被脅持,要交換請帶贖金。)

Thursday, September 27, 2007

袁彌明

久不久,我也會走到袁小姐的blog去望一望。

主要是看看,有什麼controversy呀,新聞呀,去八一八咁啦。

OK. I admit.

Its my guilty pleasure.

其實,我並不覺得袁小姐的型像太差,反而有點佩服她的心直口快。

但她的"誠實",就像一輛沒有煞車制,一直在全速前進的火車一樣,除了帶來刺激感之外,還有亡命的感覺。

有次敝公司籌備一些講座活動,想攪一些gimmick,希望請一些有名氣的司儀過來作招徠。

(唉,世界難撈呀,而家攪IT講座,抽獎送大禮已是必然,且還要找靚女司儀,否則,你以為真的有這麼多人熱衷於最新的IT技術,乖乖的來聽seminar?)

(送車送樓大概也是指日可待吧。)

本來提議找袁小姐過來撐場,大家都覺得到場IT界的嘉賓,(還是大部份到場的會是電車男?)都會歡迎她,可惜最後因我們的budget不夠而放棄。

記憶中TVB也不是收得很貴,但是我們的budget可能是太個tiny...

寫blog的人有兩種,一是anonymous,另一則是坦蕩蕩。

有些人雖然是anonymous,但身份仍是有跡可尋,blogger的身份之謎也可能是吸引讀者的原因之一吧。

不過,用自已的真實身份上網發文章的,始終會有一些忌諱。

做藝人的,應還會積極為自己打造一個可愛親民的型像,反正,這也是無可厚非的。

袁小姐不賣其也人的賬,令人看得高興,這是那麼多人支持她寫blog的原因吧。

有次我看港男決賽(糸呀,....港男,...其實果晚睇得幾高興,是tvb最富娛樂性的節目),袁小姐接受訪問,記憶中每位嘉賓都說呢個幾好,那位好正之類...。袁小姐說:"今年d參賽男士好似幾矮..." 當時有點像倒tvb米,看到忍不住笑了出來。

最近,看到袁小姐寫了一句:

"也許,我會永遠在電視消失。
下筆前﹐我已想好﹐亦會承擔一切後果。"

這次,有點替她擔心。

Tuesday, September 25, 2007

陳年舊事




公司出了個memo,在中秋之日,中午便可以收工,明天香港又放假,還要在quarter end大發慈悲,對全人類(except me)咁好,簡直出乎意料。

我呢,身在泰國美其名見客,其實系過黎謝罪,可能仲要比人complaint到暈添...慘。

半天假沒有了,油悠遊也不成之餘,唯有回顧下一些陳年舊事。

去年中秋前夕,出差到日本東京,她說要過來看我....好。

其實我們早已分手。

(唉,還是你要求分的,有什麼好見?)

好。

你過來吧。

跟一些朋友來到大阪,去捧一些不知明樂隊的concert。

吃過串燒。

走過心齋橋。

行過道頓堀的市集。

中秋當晚,雖然有雲,但仍可望到圓圓的月亮。

來到了Hep-5百貨公司。

頂樓有個巨型的紅色摩天輪。

我想坐。

她有點畏高,但也順我意,一起走進摩天輪的小鐵廂。

相對無言。

中秋,巨型摩天輪,賞月。

做到了,但不是很浪漫。

如果....

如果....當中這一切沒有發生過,會是多好。

但是發生過,便是發生過。

不可能把事情當做沒發過一樣。

不可能。

月亮可以會有陰晴圓缺,但裂痕怎會無端復合。

我不明白。

今晚你和她一起,大家高高興興去賞月,是一個奇妙的緣份。

Don't ruin it.

Treasure it.

Remember it.

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中秋快樂

頂丫,今年系咪冇食過 "嘉 麟 樓 月 餅", 唔可以過中秋先。

點解我平時睇開的blog,A呀, M呀, Y呀, Z呀, 等等,人人都扲盒"嘉 麟 樓 月 餅"出黎晒冷?

妖,我偏偏就冇食過呀。

好可憐呀,又冇月餅食,今年中秋也不能在港渡過呀。

等我番黎走去Peninsula走轉,睇下仲有冇三折的"嘉 麟 樓 月 餅",買番一個半個返屋企,看下門口都好丫。

罪魁禍首啊zz,你食食埋埋咁多月餅呀,都系時候在衣櫃底搵翻對波鞋出黎,走返兩轉。

唔系下個禮拜食buffet,我未必會認到你囉 ... 嘿嘿 ( 唔好怪我黑心 !!!)

(唉,雖然我冇"嘉 麟 樓 月 餅",但總算有舊同事記得我,早兩周前送了盒朱古力月餅給我。)

多謝晒你呀,總算給我挽回一點面子...

zz,食完我同你一齊去跑...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Extras小故事: Andy 與 Maggie



Andy Millman 一直在娛樂圈打滾,和他一樣,他的朋友也是一些二、三線的演員和臨記,他的死黨有口沒遮欄的傻大姐Maggie,和一位不大精明的經理人Darren。

終於,Andy拍了一齣電視喜劇而一舉成名,雖然他的節目收視不錯,但外界對他的劇集評論很差,認為流於低俗,使Andy常常覺得受不到別人的尊重。

雖然Andy極力拓展他的星途,或嘗試埋堆大明星身傍,提升他的地位,但每次的努力總會鬧出不少笑話,反而最後的安慰,來自他身旁一群騎厘但忠心的朋友。

Andy Millman越來越成功,知名度也同時提高,而且能去攀附上一些名人作為朋友。這時,Maggie正想如常地找Andy傾訴心事,但他漸漸忙於和他的新朋友交際,沒法抽空去理會她。

一次Andy被要求到醫院探望生重病的小朋友,雖然他不大願意,但最後也無奈答應了。唯有找了Maggie作伴,陪他到醫院探望,小孩子見到偶像來訪,喜出望外。

另一方面,一向庸庸碌碌的經理人Darren,竟然找到天皇巨星Robert DeNiro,相約與Andy洽談合作事宜。但時間卻只能在當天下午,即Andy去探望小朋友的時間。

Andy 當然要爭取這個見面的機會。

他立即打了個電話給Maggie,代他與小朋友會面,好等他去赴Robert DeNiro的約。Maggie不滿Andy爽約,不經意地說了他幾句。Andy有點惱羞成怒,向Maggie發脾氣,

"這是我進軍荷理活的大好機會呀,怎麼你身為我的朋友不支持我呢?"
"難道你要讓我一世在這種低級的sitcom中打滾嗎?"

Andy 怒氣沖沖的,便把電話掛了。當然Maggie亦盡了朋友的義務,代替Andy去醫院探望小孩子,而且傳了一個信訊給Andy,內容說,

"我是你的朋友,當然會支持你的事業啦,你不用發這麼大的脾氣,好好去準備你的會議吧。"

於是Maggie買好一些玩具,到醫院和小孩去玩耍。

在赴會的途中,Andy收到了Maggie的信息,看著這段文字,他想了想,然後請司機掉頭,決定不去應約而轉去了醫院。當Maggie和小孩遊玩中途,看到了Andy,覺得很驚訝。

"你不去見狄尼路了嗎?"
"無所謂了,下次有機會再約過吧..."

+++++

眼晴開始有點模糊,看喜劇也弄成這樣,實在有點不明所以。

我知道,我有不少缺點。但一直地渴望,努力去做好我的Andy。

大家一路扶持,這樣走下去,也許會是條不錯的路。

Ricky Gervais




英國電視名星,Ricky Gervais, 在上周贏了個美國電視,喜劇男演員的艾美獎。提起Ricky Gervais,一定會聯想起 The office。若你知道他是 The office 的原創人,他肯定是最實至名歸的一位。今年得獎的喜劇是 "Extras" 的season 2,我有幸在國泰搭長途機時追過五、六集,現在 dvd 也在 HMV 推出了。

天知道我多麼喜歡看美國版,由Steve Carell做男主角的 "The office"。自從(again!)在國泰上連續看了七集之後,便一直上癮,先去追買第一、二個season的故事,而第三個season的dvd一出,便即刻仆到去HMV打包回家。BTW, 搭長途機唔狂睇電視,又可以做乜呢?

而原裝的"The office" 由Ricky Gervais主演,富英國comedy的特性,對人性的醜態挖苦得深入,可以說是更加刻薄和尖銳。只是苦於小弟才疏學淺,英式英文的口音太濃,比美式英語難懂,很多時候miss 了劇中的笑話。

Steve Carell 去年憑The office贏了最佳男主角,今年個獎祖師爺Ricky Gervais有份爭,輸了應該也不會太介懷吧。聽說當晚Emmy最精彩的部份,便是Ricky Gervais沒法出席,主持Jon Stewart & Stephen Colbert 硬把獎項送給老友Carell,當然youtube 梗有得睇啦。

睇啦...真係,好好笑架!



Wednesday, September 19, 2007

汗‧水‧肉骨茶



聽說肉骨茶的來源,是一群以前在馬來西亞做苦工的中國人發明。因為每天他們要辛勞工作,消耗大量的能力,用藥材來煮豬肉便成為一種廉價的補品,可說是有血有淚。

如果新加坡不是這樣無聊,(還是我夠無聊...)也不會去年來的時候,特地跑去"黃亞細",嚐試一下曾特首食不到的肉骨茶。

誰不知原來在公司Anson road附近,也有一檔頗為馳名的肉骨茶食肆,名叫"呀華肉骨茶"。點解形容為食肆呢,因為地方簡陋,不算是正式的餐廳,但又不算是大排檔。其實,地方有點像香港在街市內的熟食檔。

中午時份很多人,若果遲到了便需要等位


星期二中午,同事帶我們過去,望過去是人山人海,原來星期一這檔肉骨茶休息,店主便會去選購豬肉,所以星期二的肉特別新鮮云云。於是,今天一眾"肉"海飢民便齊集一起,大快朵頤。因為檯擠,我們被迫坐得比較近廚房的位置,陣陣的熱氣從火爐傳過來,還未喝這平民補品,已把我們弄到一身大汗了。

人很多,叫了order之後,差不多要等二十分鐘食物才送上。我覺得食物okay啦,這裏的特色是肉骨茶的胡椒味比較濃,肉可揀肥或瘦,湯也會任加,三個人食吃了一百五十元港幣左右,不算太貴。喜歡吃肉骨茶的朋友可以來這裏一試,或許感受一下大熱天時吃肉骨茶那種大汗淋灕的感覺,包你話爆。

老闆娘一夫當關,守住廚房,親眼所見,每分鐘都有order,我想午市最少賣出一千碗肉骨茶。

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林夕的徒弟

究竟一隻悲觀的烏龜,有什麼美麗的地方呢? 而一隻螞蟻,又怎樣去獻世呢?

唔知。

不過靠估,烏龜的悲哀,可能來自broadband的時代。一切來得太快了,慢慢在爬行的小烏龜,實在追不上每個人也在100兆的速度在前進。

就像我聽完一大堆的A餐 B餐 C餐之後,還以為這統統都是林夕的作品。今時今日才知道林夕有位徒弟,他的名字叫林若寧,這堆的歌詞,都出自他的手筆。好像他也是在商台工作的青年,若不在網上搜索一下,還以為是位少女。

除了駕車,拾的士之外,很少聽收音機的音樂節目了,若不是同事好心,不時以最新的CD接濟一下(其實都系去年的精選之類),我仍會以為小城大事是最hit的流行曲。

最近聽了幾首許志安的歌,覺得曲詞也算不錯啊,為甚麼許生這陣子總好像給我好"霉"的感覺呢?(唉...) 其實這幾首歌,像"豬先生","何慧愛",都是去年年中 "In The Name Of ..." 的大碟,由林夕及徒弟一手包辦填詞。林若寧的風格很像師傅,去年這些情歌,當然跳不出一般情情塔塔的範疇,不過總算不落俗套。就似傷心分手,要分便分吧,總之不會落入要生要死的老套劇情。

而最近聽過也是林生出手,許志安的"前程錦繡"和李克勤的"花落誰家",一首講朋友之間的感情,另一首講環保,也言之有物。

"聽說發達只有興建 蓋夠八十層吧
聽說過活只有改變 變到再沒童話
...

雛菊都給安葬以後
換到繁榮誰來內疚"

你要發達,起樓起夠八十層吧...(發脾氣?)老實講望到滿街的高樓大廈,真是越看越是討厭。把山填平,碼頭也拆掉,繁榮經濟是no.1 priority,下了這樣的決定,又會否內疚呢? well said。

林夕前兩年有首"像隻貓,像隻狗",徒弟也有首"蠢豬、烏龜和螞蟻",或許再遲一些,應可以足夠開一個森林王國了。

林若寧的詞:
花落誰家
豬先生
Music:
豬先生

Sunday, September 16, 2007

打不死的軒寧



一年前的我,對於看tennis興趣不大。大威、細威,費達拿等等,我知是誰,但肯定數不清他們贏過甚麼比賽。若遇上大滿貫等錦標賽事,如溫布頓的決賽,因為有現場直播,也會坐定定看一兩場決賽。當然,看足球的直播,肯定遠比網球為多。

因緣際會, 現在每星期都要留意一下網球的消息,如是者睇波睇足一年。

誰的比賽最好看?

男子選手最好波的,要數球王費達拿,今年四大滿貫,他贏了三個,雖然最後的美網決賽,有點危危乎,但成績依然是一支獨秀。

女子選手方面,之前我只識舒拉寶娃,(但其實邊個唔識舒拉寶娃呢?) 但最近,我卻越來越喜歡看軒寧的比賽。

若你不太懂網球,就讓我打個比喻吧,舒拉寶娃便像利物浦的前鋒托理斯,有姿勢有實際,瘋靡
麼萬千的少男/少女。軒寧呢,可能便有點像朗尼了,好波...但沒有人會話他靚仔。那美國的威廉斯姐妹呢?總不成是大哨和細哨吧,(唔...這比喻可能有點殘忍呢?)

只有五呎六吋身高的軒寧,走在一大群至少身軀六呎的選手中,可能是有點蝕底。但她以敏捷的身手及凌厲的抽擊,把挑戰者一一殺退。而且,軒寧還有一招絕招,便是連麥根萊也說是當今世上最好的反手抽擊。軒寧的單手反擊,以直線或大斜線得分,是技術和藝術的結合,可說看得觀眾心花怒放。

軒寧的單手反手球,令人看得賞心悅目。


去年美少女舒拉寶娃,首次贏得美國公開賽的桂冠,証明了她除了是偶像派之外,還要是實力派。但今年除年初殺入澳洲公開賽,但被黑馬細威擊敗,之後便一直無以為繼了。而今年二十五歲的軒寧呢? 在去年的四大滿貫,她打進了四個不同的決賽,這是極之難得的成績啊。雖然去年只是贏得法國公開賽的大滿貫,但成績可說是一直保持水準。

今年年頭,傳出了軒寧離婚的消息,她和結婚四年的丈夫在年頭分開了,而她亦缺席了一月份的澳洲公開賽,於是大家一直懷疑她受了很大的打擊,亦不知何日方能復出。不過在二月底,她重新復出,而軒寧亦坦然,現在除了打球之外,她想不到做什麼的事情。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因為年初弟弟的車禍,軒寧和自幼分開了的家人又重拾於好,他們更首次在法國大滿貫到場為軒寧打氣,而她亦大熱勝出,第四次衛冕這項賽事錦標。

雖然兩次打入溫布頓決賽,軒寧從未勝出。今年在準決賽遇上法國的巴圖莉,領先一盤的她本來直入決賽是例行公事。怎料巴圖莉看到偶像,占士邦,Pierce Brosnan在席上觀看(!)下了決心不可在偶像面前落敗,結果溫布頓爆了個前所未有的冷門,而軒寧可說是無厘頭敗在占士邦手裏。

來到了上周的美國公開網,軒寧雖然是一號種子,但可說抽了支下下籤。所有死敵,包括大威,細威,贊高域等等的重炮手,全被篇在上線。軒寧的狀態不是十足,型勢未被看好。而所有報導,亦只集中在威廉斯姐妹及一眾的美少女球手身上。

舒拉寶娃近期受傷,只能作啦啦隊為俄羅斯對賽打氣。



美網是難關,但仍是要闖,而且軒寧在未得地利和人和之下,仍然贏得漂亮。前四圈在不失一盤之下,軒寧進級八強。接著面對澳洲大滿貫冠軍,莎蓮娜威廉斯,... 唉,可惜這場沒有觀看。兩人可說是死敵,今年澳網軒寧缺席,細威即奪后。其餘兩次大滿貫踫頭,細威兩次不敵,但又不服。(藉口不離是自已傷患,又話對方好彩之類...) 結果,第三次大滿貫對賽,又是連輸兩盤...(還有沒有藉口呢?)

四強上演大姐復仇記,大威以強勢進攻,力壓贊高域入準決賽。軒寧面對另一位大滿貫冠軍,而且是這tournment中最強的對手。四點半開波,都要起身睇。在紐約比賽,大威的粉絲眾多,佔了人和,兩人殺得難分難解。雖然是場硬仗,軒寧仍是兩盤穩贏對手,直入決賽。

舒拉寶娃呢?晨早在第三圈已被低她三十位的選手所淘汰了,年輕球員最大的缺點,便是狀態太過飄忽。而決賽的對手古絲尼索娃,無論技術及比賽狀態都不及軒寧,結果軒寧捧走個人第七個大滿貫錦標,一姐的確實至名歸。

雖然生命是變幻無常,而且脆弱。但我喜歡軒寧的逆境自強,不斷努力。

成功非僥倖。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葡萄的誘惑




"或許, 我們只能相信, 別人在答應諾言的那一刻, 是真心的想要去遵守。

無奈世界多變, 又或者, 葡萄的誘惑總是太大。

所以, 只能叫自己相信, 別人是有想過去遵守的 ..."


昨天走過終審法院門口,一大群的法輪功的信徒,圍集在一起在打坐。其實當時還有一大群爭取大陸子女來港的呀公呀婆,不斷地用大聲公在呼叫口號,場面真的好混亂。中環是法輪功信徒的常常出沒練功的地方,早已是見怪不怪。(難道...中環真的是靈氣之地?) 不過在炮台里的窄窄的斜路上,他們不畏人來人往,全神貫注地運功,更覺得顯眼。

他們一方面打著"真、善、忍",的口號,坐在地上,莊嚴憩靜地閉目養神。但另一方面,他們又打著"天亡中共"的旗幟,忙碌地向途人泒發傳單,訊說他們的迫害。

當然每個團體都有他們的political agenda,宗教團體也不會例外。但不明白的是,若練功的人一直念念不忘報仇雪恨,他們的意念能上達天庭,到達神遊太外的境界嗎? 我覺得有點奇怪。

+++

可能只怪雙魚座的人,對身邊的事情太過敏感,想得太多。或許,去相信人間仍是美善的,生活便已會得快樂很多。我們都有努力過,最後無奈失敗而已。

而且每個人的身邊,還有許多動人的小故事,等待著去發掘,讓人去看看世界真善美的一面。

一念天堂。

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諾 ‧ 言



Pan's Labyrinth 其中有一幕是這樣,地下國的使者給小女孩三個任務,完成之後便可以帶她返回美麗的國度,讓她繼承王位。幾經辛苦,小女孩終於完成了第一個任務,第二項的工作,是到魔宮之中,偷取一把鋒利的匕首。魔宮大廳之中,有一名恐怖的妖怪在看守,小女孩戰戰兢兢地走進大殿,妖怪把它的眼睛拿了出來,放在檯面上,似乎正在休息。

地下國使者把任務告訴女孩的時候,千叮萬囑她不要拿起桌子上的食物,做任何事情都好,千萬不要吃魔宮之內的任何食物。這是成功或失敗的關鍵啊,女孩只是唯唯諾諾地答應。

任務倒是簡單,匕首收藏在櫃內,使用上次任務取得的鎖匙便打開了。但離開之際,小女孩望見滿桌子的食物,忍不住拿起了兩顆葡萄,放在口中享用。同行的三隻小精靈,千方百計的去阻止女孩,但女孩不屑它們的勸告,仍然是一意孤行。

因為女孩的魯莽,把妖怪弄醒了。小女孩跑呀跑,走呀走,終於擺脫了妖怪的追殺。

回到房間,使者走到女孩面前。

任務怎麼樣?

成功了,這裡便是匕首。但是...

什麼

哭...。

什麼事啊?

我,我忍不住吃了兩顆葡萄...

......

結果害死了兩隻精靈....。

噢,你不是答應了遵守你的諾言嗎?

為什麼你會不去尊重你的承諾呢?

女孩啊,難道你不知道這事是關乎著你的命運嗎?

唉,小女孩啊,你真叫我失望。

為什麼人總會是會令我失望呢?

為什麼呢? 你教我以後,又怎能再相信你呢?

終於,使者決定不再給第三個任務,傷心地離去了。

Monday, September 10, 2007



話說上週看蘇絲黃的真人show(沒錯...她的節目己經成為我每週的飲食指南了),蘇小姐不單會讚美某某餐館的食物好吃,但若難吃的話,她也會肆無忌憚地在人家的地頭大罵不是。上周在一家餐廳中,她便一面不悅地評論人家的牛肉十分之韌,還要遂粒遂粒地揀出來給店主觀看。唉,看到一位樣貌似陳志雲的東主在皮笑肉不笑地不斷陪罪,一面推說要和廚房研究研究,真是有點替他難過。

無論如何,蘇小姐對人家大大聲在講,"雖然你賣75蚊碟蝦餅,但系唔好食,而人地賣雖然150碟的小蝦天婦羅,但系好食過你碟十倍喎...!!"

好奇心起,究竟那裡的日本菜這樣好味呢? 答案:洲際酒店內的Nobu。可惜得很,打電話到Nobu己經滿座,只剩下六點三的位,但要八點歸還座位,哇,生意真系咁好?

隨即msn詢問一位識飲識食識穿戴的人仕,"哇,你究竟有冇睇我個blog架...",仙人指路,推介了尖沙咀的"廣"

日本食物對港人來說,已經熟口熟面,其實不需太多介紹,不過"廣"的地方和食物都很有水準。朋友L剛剛轉了新工,好像比從前辛苦,希望在未來工作愉快,下次有機會我們再去Nobu吧。


(全店最好吃的,首推海膽手卷,入口即溶。不過店員好攪野,她說,"我店有兩種海膽,一種天然來自日本的甚麼洲,一種是養的。當然天然海膽不含防腐劑..." 頂,她這樣說,難道我還能說我會揀有防腐劑的海膽嗎??)



炸起香脆,但膽固醇和卡路里指數超晒標的炸河蝦。


左口魚薄切,幾新鮮。


肥牛打紙邊爐,牛肉唔韌,不錯

Sunday, September 09, 2007

Pan's Labyrinth



看過了Y小姐兩篇關於夢的文章後,remind 我剛才看過的DVD,電影是Pan's Labyrith。不知道是否因為主角是一位愛幻想和看書的小女孩,還是戲內的樹林、滿佈泥漿和蛇蟲鼠蟻的山洞、或陰森恐怖的迷宫,有種令人有從夢魘中驚醒的感覺。

電影要講的是一個兒童故事,地下國的公主自走上地面後,忘了一切的記憶,她的靈魂一直便流落在人間。地下國的使者在尋獲公主後,要她通過三個考驗(過三關?),make herself worthy,才能帶她回國。不過這並不是一個令人愉快的故事,even more...我想如果觀眾抱著欣賞兒童故事的心態,有機會被嚇了一跳。其中有幾場十分explicit的暴力場面,好肯定是兒童不宜觀看。

可能這是一套西班牙的電影,導演脫離了荷理活那種開開心心說故事的公式,建立了獨樹一格的模式。Pan's Laybrinth充滿著幻想力,而且夾雜懸疑,恐怖,甚至有點驚心動魄,一路引領著觀眾的情緒,帶動你到達了一個神奇的夢幻世界一樣。老土一點來說,我只能想到幾個字, unlike anything you've ever seen.

現實世界中,小女孩和母親相依為命,身為軍官的繼父,並不喜歡她,只重視他的兒子能否安全出世。這世界對她是沒有意義,她無力、無助、而且被忽視。但在神奇的國度之內,她是位公主,王國的繼承人,而且還面對重要的責任去承擔。電影的最後,是小女孩為了完成她的理想,到達榮耀的國度,並作出了犠牲。

但最後這個國度是小女孩的幻想,還是她的希望呢? 電影中沒有解釋,只是留下了種種的疑團讓觀眾去思考。

我想到的,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理想國度。世界上很多的事不由得你去控制,我只能夠去爭取做我能做到的事情。我們為了更高的理想,去犠牲我們的寶貴的時間,青春,甚至家庭,甚至生命。但最後,真的能夠去到那光榮和理想的國度嗎? 可能要生命走到最後一刻,才有這個答案。

Friday, September 07, 2007

中環獵食





正如有人話我這陣子常到California踏單車,一定會有所行動。老實講,這兩周在中環、銅鑼灣,尖沙咀吃了多餐,招呼外國同事到港,每天中午便是飲茶,或晚上酒樓去。朋友聚會,又吃了兩餐上海會館的上海菜,上環的潮州菜,想起也驚訝自己獵食的瘋狂。(諗諗下,weekend要去加洲補翻兩堂)

不過這周友人F生日,結果選了中環的Chez Patrick,吃法國菜,這是由公司其他同事介紹的。

曾經到過國外的法國菜餐廳,一頓晚餐,差不要三個多小時才吃完畢,對於我等沒耐性的人仕,等廚房上菜還要慘過上班。三小時的一頓晚餐,代表晚上只能容納一轉的客人,而菜單的價錢亦反映了這個現實的因素。

餐廳的招呼算是不錯,大廚chez patrick前來介紹晚餐菜色和推介,算是做戲做全套。不過聽聞chez patrick有三間分店,不知chez要否一晚走三場? 前菜比較特別的是兩款的鵝肝,一熱一冷上碟,我叫這道菜為雙鬼拍門。一種是烤,而另外一種是加雪糕一起上。





主菜有lamp chop 和 芝士煮魚,好像還有烤白鴿等等。試了羊和魚,味道不錯,不過兩款菜的伴碟菜都是一模一樣,似乎應該有分別。特別的甜品是蛋白蛋糕和橙酒煮薄餅,我卻覺得一般而已。

兩位的3 course dinner加紅酒,埋單約千二左右,價錢偏貴,食物算是可以。但總括來說,並不覺得太impressive.

Thursday, September 06, 2007

也是關於病人

去年曾提及過一位患病的朋友,自他動手術之後,一直沒有跟他見面,不過聽聞他一直在休養及康復中,也不願特別去打擾他,有時只是跟他通過電話閒聊幾句,只能為他默默祝福。前兩天他反而主動約我吃飯,令我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總是不知道怎樣去面對病人...

跟他說一些鼓勵的話嗎?似乎好像有點肉麻。然而大家相對無言,又好像有點尷尬。

相約到銅鑼灣吃晚飯,見到他的氣息不錯,似乎康復的進展不錯,實在值得高興。我又有點像野人獻曝一樣,拿了我一些的文章,報紙甚至我的blog給朋友閱覽,務求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把我的生活盡量分享給友人知道。

友人原來曾經在某大雜誌工作,而且也負責過影評,他曾經批評某電影公司出品的影片不好看,因而被人家打電話過來恐嚇,比起我在這地盤寫的影評,跟他來說應該是小巫見大巫了。

朋友是虔誠基督徒,雖然自已有病,仍然主動去關懷身邊的人。我說從網上認識了一些有趣的朋友,他亦不忘苦口婆心地勸我帶他們回教會,信奉基督。我想世上多一些這類的基督徒,人間定會多添點幸福。

+++

飯後在星巴克喝咖啡時,竟然遇上了一位識飲識食識穿識戴的朋友(!!) 正在跟一群不知是同學或是同事的人,收起了平時的笑臉,全神貫注,在一本正經地開會(!? 爆),而且更加在濃郁的學術氣氛之下,熱烈地參與討論 (哇,好爆...)。

尤在驚訝朋友這樣professional的模樣,果然像位executive一樣。

此時突然電話收到sms訊息,全文只有兩個字...

"想死。" !!!!

Wednesday, September 05, 2007

小炸彈



余若薇議員在她周日的文章中,揭發自已的腦血管有一個大約3mm的動脈瘤,這瘤長在腦袋中的危險區,無法由手術切除,但仍然算是屬於小型,若沒有破裂,並沒有生命的危險。最後她寫到:

"積極地看,腦袋有個小炸彈也不錯,可以提醒自己生命脆弱,凡事放鬆,學會享受人生。"

電視機前看到她的訪問,余小姐還在笑盈盈地面對記者的提問,從容不迫地回答關於病情的問題,當時我有點想哭的感覺。

And there is a person so 無畏地面對著生命。

我對余小姐的認識並不深,但覺得形象在云云的立法會議員中,她比較順眼。好幾次在中環娛樂行的馬路口,不知是民主泒或公民黨在攪籌款或泒單張的活動,都看到余小姐在參與。她頗為高大的身形,在人來人往的中環人潮之中,仍然是很矚目。而且印象中她穿的衣服甚有品味,很配合她律師的身份。

數年前立法會在辨論賭波應否合法化時,很多民主泒議員的立場,都有理無理,跟政府唱反調。我想這些尊貴的義員是否沒有什麼common sense? 記得當時余小姐的立場是法例不應規管道德問題,我覺得她的結論很有建地,當時甚為佩服。

我又想到了丘世民先生,當年因腦癌逝世,他也是一位很努力的人,正職是一位會計師,晚上為號外寫稿,一個人以多個筆名寫出不同風格的文章。丘世民先生在接受手術之後,仍是帶著虛弱的身體,不斷地寫作。

當年有套電影叫中環英雄,主角梁朝偉也是腦中生了個水pop,隨時會爆破,結果性情大變,豁了出去,由上班一族搖身變做了一位古惑仔。故事也在暗示香港人其實每都像患上了絶症一樣,分分鐘會爆,隨時死去,應該要珍惜現在之類。

我覺得這些人很會把珍惜時間,把握當下,活得精彩,而且都很了不起。

余小姐,衷心祝你身體健康。

蘋果日報:若薇若薇為你打氣

Monday, September 03, 2007

回家是最大的快樂



我每次從外地回港,就算是交通有點擠塞,或街外的嘈吵聲仍是此起彼落,但總是高興。走進旺角的街頭,明明是行過了幾百幾千遍,還是要不厭其煩地左右張望,好像已離開很久,要仔細看看附近週圍還有沒有改變。

回家,始終是一件快樂的事。

近期最值得高興的一件國際事件,是南韓人質終於可以獲釋,而且能順利回家。近這兩個月,每次看到這群善良及無辜的教徒的新聞,前途與生死未卜,我也覺得難過。

二十一位基督教徒,本著傳教的決心,遠赴阿富汗,只為了做一些他們認為有意義的事情。我認識不少基督教的朋友,他們也到過不同的地方傳教,例如中國或泰國的山區,印度,甚至是中東等等。傳教是件神聖的事,教徒在當地其實也會幫助居民的生常生活,甚至教他們英文讀書等等,亦是一件有意義的工作。

但要知道,傳教本身也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在聖經記載中,二千年前已經有信徒為傳教宣道而犠性。

在異國宣揚和他們相反的信念,人家的反應是可大可小。最簡單的,只是不去理會你,嚴重的,可招殺身之禍。南韓的教會,在伊拉克的局勢這樣混亂之際,沠出福音團體去這樣危險傳教,是一個極大的mistake。

南韓國內,也有譴責的聲音,對這些教會妄顧政府的警告,發起這類的活動,實在是愚昧。若南韓政府真的付出了贖金去交換人質,無疑是助長了塔利班的綁架活動。

歐美政府對恐怖份子的勒索要求,原則只有一個: No Deal

但若我是韓國政府,又能夠怎樣做呢?難道真的是不理會自己的國民嗎?(雖然班教徒是天真了點...)難得(!)這批恐怖份子是求財,快點付錢了事已經是最好的solution了,真是不要拖下去,免得夜長夢多。二十一人出去,十九人回來,已是不幸中之大幸。

可能有一些政策需要改變,國際間也會從此多事,不過此刻人質能夠平安歸家,我覺得已是最好的結局了。

學友演唱會 2



我想,張先生應該是香港樂壇最後一位好男人吧。

身為狄士尼大使,家庭幸福,生了兩位千金,又熱衷推動音樂劇,印像中還完全沒有他任何的緋聞,去邊度搵?

人是好,歌也唱得好。

看到他站在台上,唱小城大事,我當時只有”值回票價”四個字。

也有要彈的地方。

可能是要照顧到海外巡迴的關係,學友唱了不了我不太熟悉的國語歌曲。雖然不少流行的廣東歌都有唱,但連李香蘭及太陽星晨等都沒法照顧,我覺得有點失望。

尾段的雪狼湖mini舞台劇演得很用心,但又是大唱國語歌,連最hit首愛是永恆,也要用國語演譯,又有d冇癮。

但最最最離譜的,是演唱會途中不准拍照!!!!

沒錯,張學友演唱會不許照相,誰人舉起手機或類似Digital Cam等物體,便有凶神惡煞的secure物體走過來,用手電筒照向觀眾,"勸告"在場人仕不許拍照。

大佬,我唔系黎睇歌劇喎,這是紅館演唱會喎。

失望指數 * 100000000



這幾張相是在臨散場前,襯場面有點混亂,拿拿聲扲出相機來拍的,想起兇神惡剎的守衛,現在還有點餘悸。



Saturday, September 01, 2007

張學友演唱會



無求甚麼 無尋甚麼,能望見學友站在舞台前演唱,己經足夠。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