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1, 2007

Happy Halloween

do ..do .. do ...do ..do ..

頂,iphone的中文輸入真系好鬼難用...!!

do ..do .. do ...do ..do ..

x: " 嗚..嗚..嗚...我系好恐怖的獨眼船長X。你系咪好驚呢... !!”

友:"吖... 係囉,好驚囉。乜野事呢施主?"

x:"冇野,Halloween,攪下氣氛咁囉..."

友:”噢..."

x: "乜野事”

友:”施主,Halloween ...。系。在。聽。日。喎。”

x: "下...。”

do ... do .. do ... do ...

Tuesday, October 30, 2007

續寫... 自稱火車頭Thomas的西先生

看到本來zz在寫,一連五天自稱火車Thomas西先生的傳記,結果被腰斬了,我也深覺可惜。就好像在看電影的預告片一樣,看了它的preview,但正場卻被評為四級,結果無緣上影了。

(是否害怕西先生的image令觀眾變得太過暴力? 還是會影響未成年小朋友的情緒?),

就像是一本playboy的雜誌,cover有晒樣,有晒身裁,可惜是包了膠袋,書中的內容會是何等的精彩呢? 只能靠閣下的無限想像了。

我和自稱火車頭Thomas的西先生也總算相識一場,忍不住要補寫幾句吧。當然,腦海中仍記憶著西先生像健身教練的身軀,這篇的blog,我是懷著戰戰兢兢心情來寫的。與自稱火車頭Thomas的西先生的認識,應該是在幾年前zz小姐的生日派對上面,大家互相介紹吧..
(其實,也有可能他曾經早在油尖旺的街頭,對著我大喝:"喂...,咪郁! 泊埋牆...搜身!" )

不過算了,還是當我們在派對上認識比較正常吧。在此之後,因為自稱火車頭Thomas的西先生的公務繁忙,不是每一次都能在飯局中出席。反正凡有自稱火車頭Thomas的西先生出現的場合,總會有不少 少女 和中女發出銀鈐般的笑聲圍繞著他,令整個聚會生色不少。

印像中比較深刻的一次,是有一年的燒烤晚會。有人竟然帶來了一隻。生。勾。勾。的乳豬(!),可能我參加燒烤的場合比較少吧,(大佬,有沒有人能話我知,究竟幾時開始興起燒乳豬架?) 我一直以為乳豬不是應該是出現在飲宴喜酒的宴會之上嗎? 當然最好是再加上甜醬和沙糖來點吃。 一隻"生勾勾"的乳豬放在我面前,不單是我,在場人仕都有點手足無措。當時自稱火車頭Thomas的西先生,二話不說,一手執起一條類似擔挑之類的燒烤棍 (!!)... 赤手空拳,露出足三十多吋的二頭肌,獨自挑起整隻乳豬在火爐中燒烤,尤記得這種氣勢,有點像武松打虎一樣... 攝住了在場的所有人仕。(雖然那只是一頭豬囉...咩事?)

其實當時有冇人影相呢,將西先生和他手中的乳豬,拿來放在徵友版,應該會有不少少女和中女的回函吧?

最後呢,我也想寫幾句來形容一下他的人品。

(簡單幾句好了,因為我怕他真的會對我出手...雖然,可能已經是太遲了。)












Thomas



西





























完 。

-fin-

------------

後記: 雖然西先生這期很紅,但聽聞他要考升級試,受了很大壓力,請大家一起祝福他早日過關 :)

Monday, October 29, 2007

牛記...笠記

牛記茶室
中環歌賦街3-5號地下



熱...。

十月底的天氣,怎可能還是這麼炎熱啊? 原本我希望在周末穿上新買的秋裝,但這個小小的願望,總不成要到明年的春節才可實現吧!! Global warming,真的這樣恐怖啊。所以,諾貝爾平獎授予給戈爾,也是合理,起碼可提醒一下大家要環保嘛。

此時此刻,一路想著要環保的我,一邊滴著汗走在中環人頭湧湧的路上,朝著H&M方向,去跟zz會面。離遠看見,她己經皺起了眉頭,而扭曲的面容,像是剛剛吞下一塊發霉的太陽餅一樣。雖然站立在陰暗之處,仍不時舉起手在擋太陽,咩事(?)。

zz 一見面己經大叫,"好。熱。呀。"
妖...鬼唔知咩。

我們從威靈頓街,走向上環的方向,準備和v小姐會面,一起共膳。沿途,zz發揮她中環小百科的本領,跟著她穿過不少的大街小巷,一路她如數家珍般,除了名店百貨之外,更把附近的名勝一一道來。我想zz小姐若有天厭倦了寫字樓OL的工作,朝著旅遊行業發展,有機會取代大哥,成為一位香港新一代的旅遊大使。

z:"拿拿拿,見唔見到呢座野呀?"
x:"係,邊度邊度?"
z:"好爆架呢楝樓,係比人偷情架。"
x:"下..."
z:"你睇楝樓設計幾新淨,其實系時鐘酒店黎架。"
x:"下..."
z:"細房四百幾個鐘架。"
x:"系..." (哇... 你點知架!!!)
z:"頂樓的大房呢,有特別設計架。"
x:"系咩?”
z:"系呀,四面同天花板鑲鏡架...好爆架,700蚊一個鐘呀..."
x:"下,你又點知...??" (驚訝 x 400幾 x 700蚊) 
z:"車,你咪理啦!!"

從酒店的價錢,我們一邊走,一邊討論著香港的租金昂貴的問題。當然,我不排除那整楝樓只是一間剛裝修好的service apartment,成件事都是zz在發揮一貫無聊胡扯的本色。(唉,夠啦。)

+++

牛記,是早幾個月蘇絲黃在節目中介紹過的茶餐廳,聽聞這裏的小炒便宜,而且造得比酒樓還要好吃,所以便過來品嘗一下。

在周末的午市,人並不多。在中環工作的時候,有次亦專程過來幫襯,但午市只有一兩樣的小炒,如蓮藕和炒菜之類,侍應說其他的小菜只在晚上供應,所以沒有機會品嘗他們的小炒。

但其實他們的小炒有什麼好吃呢? 我也說不出來。

因為剛一座下來,我們便只顧叫啤酒呀,汽水呀等等的飲料。好像有個什麼珍香雞的名菜,但只有晚上才供應,所以我們便只顧點喜歡愛吃東西... 椒鹽豆腐,炸生腸呀,還有個怎麼魚香勝瓜煲之類。

結果v小姐一到,便皺起了眉說,"哇,咁多炸野..."
鬼咩,你遲到冇得點菜,你應要知那一位煎炸之王在場嘛。

多謝呀v跟zz的sharing,這餐飯得到了呀v兩個太陽餅,接著zz又給了我兩個太陽餅,望著枱上四個太陽餅,心諗點解會有咁多太陽餅架? 而下星期去台灣,又有人叫我再買太陽餅...唉。聽說台灣的鳳梨酥,鴨舌,肉鬆呀等等都不錯,何解獨孤一味太陽餅呢? 看來這周裏,我一定會在夢中遭圓碌碌的太陽餅追殺。

(心算題: 請立刻答出,上一段一共出現了多少個太陽餅。)

差不多完成所有的食物,才有一個重大的發現,原來我們一直在吃那個煲....

跟。本。就。不。是。魚香勝瓜煲(!!)

天啊,我們一直吃的是:牛。腩。蘿。蔔。煲。呀。究竟發生咩野事呀? 大衛高柏飛新魔術...勝瓜變牛腩?

zz此時在說,"系呀,我都一路在摷,睇下有冇勝瓜,冇喎淨系得蘿蔔囉...",但此人又一直在吃,沒有說過半句懷疑的話呢。唉,不過我也有份一直在吃那煲中的白蘿蔔...。

離開的時候,zz說下周將會參賽公司的卡拉ok比賽,演唱的是楊千嬅的歌。我和v小姐都希望她也抽到公司的大獎,下次請我們"食餐勁"。不過,我比較喜歡的,還是千嬅的煉金術,歸家的路上,ipod中響起了她的歌聲...

"原來暫時共你沒緣份 來年先會變得更合襯

頑石哪天變黃金 我可以等

融和二人是哪樣成份 但願虔誠能顯得吸引

用五十年溶化你 成就 金禧一吻"

Sunday, October 28, 2007

也是網友,網球之友

有沒有玩過網上的RPG game?

雖然同樣是角色扮演的遊戲,但首先,請你不要混淆周日在銅鑼灣街頭,穿著黑白色女傭服裝打扮,或是森田恭子Lolita裝的少女們,那些是cosplay。

基本上,我覺得超過二十歲以上,理應是不能夠參與cosplay的。當然也有例外,借問這世上除了Twins之外,難道Kary,Stephy等歌手還能穿著這些衣服在磞磞跳跳嗎?

(唉...,其實二十出頭的歌星我只識Kary同Stephy)

RPG 其實是一些比較複雜的電腦遊戲,通常你會是一位武士或巫師道士之類的角色,在偌大的城市森林中逛來逛去,碰到的市民,亦通常都有一些的事情請求你相助。有機會是小兒失散在荒郊,請你到城外找尋;也有可能是有寶藏圖一幅,請你去發掘。反正會是一個困難的任務吧,總之你一定要:

1, 上山或下海
2, 打倒一、二百個"流鑼"
3, 要玩一輪腦筋急直轉..."要一切迷團都解開了"
4, 最後砌低幾個大佬。
5, 成功過關
6, 得獎

如要成功過關,當然要看你的功力。最少一兩粒鐘,一兩天也不出奇,總之一定要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完城任務。好了,這其實也不是重點,因為你多多少少也會獲得一些獎賞。

但最hurt的便是,下次你回到這個城市,再重新看見這位你有恩於他的市民之後,他竟然對你
無。動。於。衷。

唉,真系好hurt。至少你也算是他的恩人嘛,但人家連招呼也不跟你打,真是懷疑是否撞鬼。不知其他玩家會否覺得好hurt呢?

(不過諗真,唔通下次見到你跟你打招呼之餘還要帶你回家吃飯嗎? 那這個game至少要打十年才能爆機...)

+++

但其實我是想說,世上真的有一些很nice的人,不要求你為他做什麼事情,反而處處關心和維護你,是很單純地出於對他人的愛吧。

周未突然收到一位舊同學J打來的電話,問我要不要看明年的維園網球賽,有點喜出望外。和J很少見面,一年也只是通幾次電話而已,反而是他找我的居多。

其實很多方面,我覺得我倆的際偶很相近,先後都是到外國留學工作,後來又返回了香港。沒有聯絡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之後,竟然某天在旺角的街頭重逄。

驚。喜。交。集。

我和J都喜歡打球,但近年book場打波的機會已減少了。他仍保持活躍的性格,馬拉松、鐵人賽等等都有參加。年頭一起走去看舒拉寶娃在維園的比賽,不過她最後被姬莉絲特絲兩盤直落擊敗,對一睹美少女風彩的粉絲,真有點失望。同場加映了不同檔攤的展覽,銷售,場內場外拍照留念,還有食熱狗呀(!),最後我還拿到了姬莉絲達絲的簽名(!!),總括來說,是一個令人高興的event。J提議我們明年再去支持美少女舒拉寶娃,聽說大威/細威也有機會來港獻技,將會十分熱鬧。

朋友,約定你。

Thursday, October 25, 2007

假像



有位好朋友接觸我的寫作不多,看了我幾篇無厘頭的遊記之後,以為我真的很富想像力,某天晚上打了個電話給我。起初,我還以為他是問我關於科技上的問題,原來他想找我攪創作(!)。

”呀斯維亞,我睇左你幾篇文,都覺得你寫野幾鬼馬喎,我地公司有個project想搵你比下意見。”

下,咩事,咩事? 鬼馬? 而家做緊雙星報喜呀?
唉,你想我做許冠文定許冠傑先... (不過當然也有機會是冠英!)

”明年呢,我地有個大project,咁呢想攪下d image ..."

一聽之下,竟然是一個國。際。性。的。大。project。(好爆!)

有幾勁呢,總之是十大勁歌、加埋無記亞視選美、再加晒東華三院d董事一齊大合唱咁勁啦。(拿拿拿,我冇講出去架,如果咁都比人估到,你千其唔好怪我。)

”拿, 我要用個image A, 又要有個image B ... 咁兩者呢又要這樣配合互相發揮..."

唉,我想起小時候的勞作堂,有小朋友可以用雪條棍,砌出一間大屋來,技驚四座。而我呢,好像每次都拿回家,左砌右又砌,還是不成,最後總要由母親代勞,實在是沒有任何設計的天份啊。這次,既然這樣有誠意,唯有硬著頭皮一試吧。

心想設計這門學問,其實萬變也是不離其中吧,於是我戰戰兢兢地說,”呀朋友,那可否把image A,內置在image B之內呢?這樣的設計可否行得通呢?”

我想雖不中、亦不遠已吧。

換來的,竟然是聽筒另一邊朋友愉快地,哈。哈。大。笑。

而且是,好。大。聲。果。隻。

令我差點以為置身在楊千嬅的演唱會當中,還要是youtube”高清版”那種。頂...xyz!@#%@!$#。

最後,大概朋友也摸清我是什麼料子,還是由他來打完場...”你諗下先啦下。”

+++

所以呢,還是用政府呼籲市民那句說話,虛擬世界的東西不要盡信吧。

世上又那有這麼多男呢?

城市中這類稀有的動物,晚上應該在中區的蘭桂坊泡hei hei、sugar、或Beijing club這類的地方,與穿著4吋stiletto的空姐在喝紅酒吧。

反而在斗室中打著泊,為口四處奔馳,庸庸碌碌的電車男,應是見怪不怪。

事實的真相,只是一位十分愛護我們的朋友,她的功力令妙筆生花,庸碌的途人也會成為有趣的主角。

不過這位blog界真正的才女,今天下午還在強迫我寫一篇”我如何能在十年內退休”的讀書報告,要我速速交貨。不用說,是她已經搵夠了,而且興起急流勇退的念頭。我想,朋友的大project,總比一份苦榮式的讀書報告來得吸引罷。

噢,還有的是,我親愛的朋友啊,看到你的故事出現在虛擬的世界中,請不要生氣大駡我出賣朋友。因為我無無聊聊的blog,從來就是這個樣子。

(朋友,祝你健康,努力!)

Monday, October 22, 2007

阿姆斯特丹之終極四季麻婆豆腐(完結篇)


Finally, I am here. (... I think)

+++

(Part 4:關於吃。)



你還記得Pulp Fiction嗎? One of my favorite. 在電影開首,John Travolta和Samuel Jackson兩位殺手,在開工前有段頗長的對話。(可能QT電影吸引我的地方,便是這些無無聊聊的對白罷。)

VINCENT:You'll dig it the most. But you know what the funniest thing about Europe is?

JULES:What?

VINCENT:It's the little differences. A lotta the same shit we got here, they got there, but there they're a little different.

JULES: Examples?

VINCENT: Well, in Amsterdam, you can buy beer in a movie theatre. And I don't mean in a paper cup either. They give you a glass of beer, like in a bar. In Paris, you can buy beer at MacDonald's. Also, you know what they call a Quarter Pounder with Cheese in Paris?

JULES: They don't call it a Quarter Pounder with Cheese?

VINCENT: No, they got the metric system there, they wouldn't know what the fuck a Quarter Pounder is.

JULES: What'd they call it?

VINCENT: Royale with Cheese.

JULES:(repeating)Royale with Cheese. What'd they call a Big Mac?

VINCENT: Big Mac's a Big Mac, but they call it Le Big Mac.

JULES: Le Big Mac. What do they call a Whopper?

VINCENT: I dunno, I didn't go into a Burger King. But you know what they put on french fries in Holland instead of ketchup?

JULES: What?

VINCENT: Mayonnaise.

JULES: Goddamn!


---


諗番其實都幾好笑,原因係 ... 你信佢一成講既野都死。 無聊的我,看見了麥當當,當然會忍不住走了進去,求証一下。

Quarter Pounder 叫咩?  
Quarter Pounder.

Big Mac 叫咩?      
Big Mac.

食炸薯條落乜野?     
茄汁。

有冇啤酒賣?
冇。

唔該... 下一位。

+++

記憶中到歐洲旅行是頗為疲累的,其中原因之一是要行很多很多的路,由街頭到街尾都好像很多漂亮的東西可看,我想走的路至少比平常多十倍吧。一路從車站,逛商店,再到花街,一路走,一路看,到最後己經筋疲力盡了。

穿過令人大開眼界的花街之後,抬頭一看,己看到不少的中國招牌,路上也有"善德街", ZEEDIJK, 的中文名字,我想四季飯店應該在附近吧,立刻又打醒萬二分的精神了。

熟悉的中國字,國天酒樓,新型像髮廊,還有榕記、俊記、鄧記雜貨呀等等。

己經從街頭走到街尾一遍了,但看仍不到四季飯店呀...。(心內暗暗咀咒...有冇攪錯呀,又話好容易見到...)

當時在飢寒交迫之下,醫肚要緊,便隨便找了家叫"金記食家"(Kam Kee)的餐廳坐下。這裏可以用廣東話點菜,吃過了一大碟招牌炒麵後,便準備歸家了。BTW, 這裏的炒麵也算不錯,下次你來Amsterdam,你也可以過來一試的。(嘿嘿...)

從另一條道路走往火車站的方向,離開Chinatown兩三個街口左右,特然又瞄到一家中國餐廳。

它的名字,叫做:四。川。飯。店。(!!)

唔,和四季飯店...只是一字之差,唔通...?

Menu放在門口,川菜,麻婆豆腐...系有概。店舖不是很大,只有兩枱的人客。我在門外左顧右盼,心情實在有點雀躍(!!),其實為什麼這樣高興呢,我也說不出個所以。

附近也有不少的coffee shop,他人望見我在手舞足蹈,不知會否以為我是大麻high上腦,神智不清。

+++

因為剛才炒麵實在頂到上心口,我也沒這個口福去嘗這個終極麻婆豆腐。

而且天氣亦漸晚,花了這麼多時間在尋尋覓覓,兜兜轉轉之後,找到過差不多像樣的,應該也算是心滿意足了。我想,在人生的路上,也會是一樣吧。

(嗚謝c君的推介,令我有一個有趣的旅程。)

尋找四季 酒店 大飯店 (中2)


Coffee shop

(Part 3: 關於賣。)

Amsterdam的Chinatown,其實在中央車站,Central station,附近,所以走過去很方面。途中經過聞名已久,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及大麻煙館(當地叫coffee shop)。出發之前已有同事開玩笑地跟我說,

”拿,醒目d呀你! 見到d Coffee Shop,唔好戇居居咁走入去叫杯咖啡黎飲呀,人家去抽大麻架。”

其實大麻的煙味濃烈,離遠已嗅到它強烈的味道,我想不就裏的走錯入煙館的機會不多。不過我不愛抽煙,所以對這種吞雲吐霧,聽說會如登仙境的玩意,真是無福消受了。而且這類的商店當然跟Starbuck這類真正的coffee shop不一樣啦,我瞄過幾眼,總是覺得有點陰陰暗暗,破破爛爛的感覺,加上味道強烈,可說是完全沒有意慾去參觀。

再走過一點,便是紅燈區了。咦...怎麼口角開始有點濕潤,難道是...口水?

這裏可說是旅遊景點,明顯有不少遊客模樣的男女在穿梭拍照不等,可說是十分熱鬧。至於環境方面,也算是okay吧,唔...怎樣說呢,應該是有某方面的"技術指導員",坐在紅色框框的落地玻璃窗前面,等待有需要的客人來"補習"吧。窗門後面是一個大窗帘,若有顧客幫襯,便會把窗帘關上。指導員可說是燕瘦環肥,各式其式的都有,有些還是我的size乘2。仍然是那句說話,百貨配百客。

不過,以當時的天氣,走在街上也感到寒冷,"指導員" 還要以三點色泳衣or less示眾。唉,這些皮肉金錢不是容易去賺吧。

其實,我的工作也在一個小框框之中罷。一直是在笑面迎人地向著不同的顧客獻媚,照顧他們的一些需要。看著室內的她,在街上的我感到跟她沒有倆樣。

+++


紅燈區

尋找四季 酒店 大飯店 (中)

PC Hooftstraat, shopping

(Part 2: 關於買。)

關於Shopping,我是不精的。隨綠啦,睇到喜歡的,一定要買。若有朋友給我掃貨的密函或指令,我也是樂於去幫手去shop的,at least無謂四處蕩,有個purpose嘛。

這次若以購物的成功率作為指標,肯定是最失敗的一趟。走到名店街Hooftstraat,買不到最新的Prada白色毛毛手袋,又買不同缺貨的midsize neverfull(聽說全歐洲都缺貨)。本來在hugo看到一件cashmere冷衫,價錢也算合理,於是在msn再問一下潮流權威zz的意見。她斬釘截鐵地告我:

"唔。系。Made。In。Italy。千。其。唔。好。買!"

讓我告訢你,這種的權威、和氣勢,跟臨。兵。鬥。者...是不遑多讓的。若我最終真的不幸,買了件Made in China的衣服回來,我想她是一定會和我絕交的。唉,又買唔到野,好慘。

毛衣買不成之下,唯有隨處走走啦,撞口撞面都系H&M,Mexx, Espirit,A/E...等等一大堆,跟我下班時經過的太古城廣場又有什麼分別呢?所以最後走了一天都沒有什麼心水就是了。歐洲的天氣漸涼,下午大約得十多度左右,在大街上走著,開始有點瑟縮發抖,最後終於忍不住走進Mexx買了條不是made in China的頸巾取暖。我想在回港時,總算可對同事說,來到歐洲買了點時裝回家,算是有個交待吧。

+++


花街

Friday, October 19, 2007

Calling card



Anytime.

尋找四季酒店大飯店 (上)


(尋找他鄉的故事 (part 1))

有朋友到洛杉磯公幹,我會提議遊覽一下迪迪尼,或到環球片場走一圈,還可到Beverly Hill shopping。(Hi,朋友仔。)

或許你打算下次到台灣觀光,我便會介紹你逛一下誠品書店,或到鼎泰豐去吃小籠包去。(記住要SHARING:千其唔好打算自己食晒一籠啊。)

而我來到阿姆斯特丹,得到的建議,卻不是叫我到梵高慱物館去看看大師的油畫、去看風車塔呀、或搭觀光的渡船,穿梭在市內的運河之類。

No, no, no 可能這些活動太過common了。

前兩天有位朋友cracker 留言...

”係唐人街有間食chinese既叫四季,佢個麻婆豆腐好好食架(但我唔排除係因為太耐無飯食,所以有一餐唐餐就已經好滿足),個老板係香港人,如果想食中餐都可以試試。 隔離就係紅燈區啦,小心個度d治安唔太好呀。”

沒錯...這位cracker仁兄/仁姐,叫我到Amsterdam,走去食碟。麻。婆。豆。腐。飯。(!!)

我不禁在想,難道這碟豆腐飯,no...系,麻。婆。豆腐飯,有什麼神奇的吸引力?

大家不要忘記,能做麻婆豆腐飯的餐館,何止千萬。我居住的地方,樓下便有兩間茶餐廳在日夜供應。為何要跑到來阿姆斯特丹,硬要點這道豆腐, no...系,麻。婆。豆腐飯呢?難道真的有什麼獨有的美味,令到這位朋友難以遺忘,是否有一段浪漫的歐洲回憶在裏面呢?

激情抓於手裏會化為灰燼,麻婆豆腐肚藏於肚中可以歷久常新。(我隱約聽到有人大叫:夠啦。)

既然找不到福爾摩z相助,唯有去小心求証一下。當然,我也得承認,我的無聊度也是全歐洲最強的。

所以當最後一天的會議結束之後,乘著還有半天的空檔,便再次出城,向著downtown進發。和一位來自瑞士的同事一起,一邊在閒聊,一起坐車到火車站去。

Stefan: "So, do you have any idea what to do in Amsterdam?"
Me: "Yes, I know exactly what I plan to do."
Stefan: "Good for you. What is it?"
Me: "I am going to try the infamous Chinese Ma-Po-Do-Fu and rice in the Four-seaons Amsterdam."

這樣聽起來,是否很Grand呢? 正如你告訴女朋友,我們去Cafe De Coral鋸排,(其實即系大家樂的鐵板餐)但是約會的成功率,或許會也高一點。 

(By the way, Stefan的仔仔生水痘,出差三天後,忙著趕回家看顧小孩子,我們一起祝福他家人一切平安。)

市內的Tram

Thursday, October 18, 2007

Nespresso



早起的鳥兒有野食,... 咁遲起身果d呢?

有朋友今天遠行,於是傳了友人一個短訊,但那邊傳回來的竟然是 "哇,你唔駛訓呀? 咁早起身,真系瘋狂炒股?"

看來,我在努力經營的型像,隨著今天阿姆斯特丹刮起的大風,灰飛煙滅了...

我在msn問:"點呀,點呀?"
股后:”今朝隻乜乜乜,去到丁丁丁個位呀。”
我:”咁...而家呢?”
股后:”跌番晒啦...”
股后:”晨早叫你起身又唔睬我,而定咪冬冬冬囉。”
我:”下,咁點算呀,我都算早起身啦。”
股后:”咁呀,橫掂你起左身,咁去寫blog 囉。”
我:”今次就真系,頂頂頂。”

所以呢,早起的鳥兒有得吃,懶訓的股民唯有去寫blog.

++++



有朋本來想在這邊搵部咖啡機回來,其實歐洲的espresso machine種類很多,款式和價錢理應該比香港便宜。

當天幫朋友去掃貨時,(不過後來,莫說新款的包包,我連一件合心水的毛衣也找不到...唉)走到了Amsterdam的名店街Hooftstraat去shopping,便看到了一間賣Espresso咖啡機的專門店,每一杯的espresso都有獨立包裝的咖啡粉去配合,一共有十二種的味道。而且咖啡粉的包裝美麗,就如一排一排的古古力一樣。獨立包裝亦有其好處,便是清理簡單,打理容易,讓顧客買回家之後,沖出來的咖啡,如在餐廳酒店的一樣。

Nespress 老板原來是美國Nestle公司,不過這種高檔的咖啡機,開在名店街之中,可想而知價錢亦很昂貴。好奇看它網頁,才知道香港citysuper等地方亦有售。本來考慮到,若搬一部Nespresso回港,怎樣去order這些獨特的咖啡粉呢?若香港也買得到...唔...似乎可以考慮一下。

+++



其實business executive的房間也並非一無是處,一入門口便看到一大舊的Nespress好似林家楝的楝,楝在窗門前面。

我詢問偷盡天下餐牌的賊王之王:”呀ca系咪要咖啡機呀,房有部喎。”
賊王之王:”咁咪好囉,你撻比佢啦。”
我:”但系,部機系連住張枱一齊喎。”
賊王之王:”咁呀 ..."

"唔...”

賊王之王:”咁等我問下呀ca要唔要埋張咖啡枱啦..." (!!!)

很漂亮的 expresso capsule

Wednesday, October 17, 2007

大國崛起之: 我張大床



Amsterdam跟香港相差六個小時,簡單來說,你吃完午餐,我便起身開工。

我不是天生異稟,筋骨精奇。讓我告訴你,出trip如果睡得好不好,我的一天便完蛋了。

做人的宗旨:住要舒服,睡要好。

公司admin對我說,"酒店冇房,幫你upgrade左個executive。"

"哇,你對我咁好既?冇死。"

心想,房間會是否如電影中,那歐洲式古堡內,那種古色古香的大床,床角加晒帳幕,高高的床褥,再加上厚厚的棉被...舒服死了。如果我是位少女,一定會忍不住,在席夢思上面滾來滾去,一邊大唱金絲雀...金絲雀...。

ok ok,這個是蘭子在”家有喜事”中的橋段... 唔好鬧我抄襲。But still, I can dream, can't I?



一定是最近看得太多電影了。

酒店,是距離機場附近大約十分鐘的酒店。(where is my 古堡?)

房間,是比正常再正常不過的房間。

床呢? ....... 頂。(@!%$#@$#%#@!$@$)

傳說中的Executive suite的床,竟然是由*兩張* twin size bed隨便地 拍。埋。就。算。 (!!)

被呢?....... 頂x10000個歐羅。

是兩張twin size 的被。

我,一個人、如何、或許、唯一、可能、蓋上'兩張twin size'的被、便是把它們 疊。起。來。再蓋在身上。

你不如比一張床,兩張被比我算啦!!!

但是,不知是否歐洲的深夜,特別寒冷。夜半矇矓,我真的把兩張被疊在一起蓋上.... 唉,好爆。

現在漸漸開始明白。

為什麼狄娜在大國崛起中,說道,"荷蘭人是全歐洲最會做生意的民族。"

Tuesday, October 16, 2007

地球另一邊

"荷蘭最出名的有三樣東西:大麻、同性戀、安樂死。

所以若是你想快快樂樂的過活,不妨來到荷蘭抽過醉生夢死,再搵個同性戀人結婚,相方如果合不來,最終亦可得個安樂死,也算是個不錯的選擇。”

-卓韻芝



到阿姆斯特丹之前,沒有什麼準備。看了卓小姐的幾編Amsterdam遊記。問過一位周圍飛的友人,”Amsterdam究竟係點架?” 

最後再check一下yahoo weather,便上路去了。

當然走前我還記得餵魚...

公幹一場,又有什麼閒情逸誌安排行情?

不過地球另一邊的人,過的果然是另一種的生活。暑假可以放下工作,無啦啦放兩個多月的假期。(好羨慕)

地球的另一邊,亦有人懂說廣東話,有位大嬸看見我在售票機面前猶豫不決,幫我用荷蘭文問當地的警察,再用廣東話解釋給我怎樣搭車到我想到的地方去。

歐洲除了教堂和博物館外,當然還有名店。不過近排的歐羅高企,貨物跟香港價錢相差無幾。而且阿姆斯特丹也比不上巴黎或米蘭,貨物也未見得很齊。

晚上商店早關門,而且入秋後氣溫下降,雖然一場來到,夜晚還寧願留在Hotel之中。

悶。

Sunday, October 14, 2007

Saturday, October 13, 2007

ICON

今天走過報攤雜誌,望到各大雜誌都是差不多的封面,嚴重的病情被喧染放大上頭條,而相片張張都是難看的,只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唉。

我不諱言,我一直不太喜歡她。嗓子太大了,笑聲太過刺耳,性格太過橫蠻,演出的喜劇也不好看。為什麼說她是香港人的代表呢? 我便寧願選周潤發,而不想由她代表我了。So uncool.

但是,她就像是一位久不久也會碰面的親戚一樣,通常只會在老表的婚宴上,或是在外婆生日才見一次面。雖然一年之中,也不會碰上幾次,但總是有點揮之不去感覺。無可否認,雖然你覺得她有點討厭,somehow,又和她拉上了一點點的關係。

日子久了,發覺每個人都有他/她的生存之道,也許有些事情覺得很丟臉,你不屑去做,但在生活迫人之下,其他人也許沒法選擇,始終大家都是在為口奔馳。每個人的成功,都有自己的一套,並不是人人都能是主角,能當一個成功的小丑,要人家記起你,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雖然我沒法去喜歡她,但不能不佩服她的堅毅。這麼多年來她算是迄立不倒,有成功的事業,似乎為人也很有義氣。當然,還有一斷一開始便不被看好的婚姻,雖然經過了感情創傷,但仍獨自擔起了自己的家。

+++

生,我們沒法選擇,老病死,我們也只能盡量去逃避。

有作家曾寫過,人要經歷患病、治療等等的過程,是一件十分失尊嚴的事情。若你曾進出過公立醫院的病房,你應該知道是什麼的一回事。這些報刋電視台的照片,令我覺得病人很受侮辱。

有人話食得咸魚底得渴,但連診病治療都要通過傳媒放大鏡的scrutiny,這樣實在說不通吧。

有不少的報導開頭,都說很多的市民關心她的病況,但難道這便等如一個欺負病人的藉口嗎?

說。不。通。

如果你真的尊重這位藝人,我希望你可以Leave her and her family alone。(我知,我知,這都只是大家的一廂情願而已。)

有兩件事情令我很感動:有市民向有關當局投訴,這樣的採訪行為打擾了病人的治療。真的,我們都看不過眼。

此外,城市日報沒有用任何的照片,只是放了一隻日本紙鶴在頭版,祝她早日康復。

這份心意,應該是給病人最好的禮物了。

Friday, October 12, 2007

Halo 3: 打到上太空



天下間最最最浪費時間的事情,莫過於對住部電視或對電腦在打機。

前兩年PSP推出,size有成兩隻手掌這麼大,但不厭其煩地帶出街的,竟然大有人在。(大佬你唔嫌重,都會嫌代穿個褲袋掛?) 為的是要在地鐵,巴士、電車上等等,爭取每一分一秒去完成所有monster hunter的任務,或搖頭擺腦地隨著節拍,在打太鼓達人...

現在流行什麼呢? 一部NDS Lite在手,不論你在上堂,搭車,或食飯,附近一定有人在玩緊格鬥,跳舞比賽呀,也有人在耕田種花呀,甚至點餐、送餐、結賬的愛好者都有,所謂百貨配百客,實有一個game o岩你,而且"總一部在左近"。

(咦,點解我咁淸楚? 好似,我也有份在日打夜打... 嗯... 咁... 冇事發生。)

所以呢,抺了前面的說話,再講過。

天下間最最最好玩的事情,還是莫過於對住部電視、電腦,或扲住部PSP、NDS Lite(聽聞還可當作通訊器) 系咁用力按,日打夜打...,一於要盡情地投入,才是好玩嘛。

+++



Halo 第一集從未玩過,Halo 2呢,前兩年在美國放假時,xbox上玩過,結論系幾好玩的shooting game。場境寛闊,武器變化多端,由地面打到上星球,勇闖敵人基地,還殺上外太空等等,過程流暢。

不過Halo雖然是一路殺呀,一路射呀,但沒有什麼urgency要迫你快快手手完成個game。反而,你可以悠閒的心態,去打這遊戲。被敵人射殺了,game over了,又可以重新在check point上面再次開始、這把武器用得不順手,可以使用下一種,反正多的是。停一下,玩一下是沒有什麼問題的,隨時開始,隨意停止也沒問題。跟RPG等遊戲,要去解謎呀,又要去買武器呀,練功呀,折然不同。也可能是這個原因,我想我打了兩年也未finish Halo 2,雖然,通常是放長假才去玩這遊戲。

也有可能是我打機打到"錯晒",也許要咬牙切齒,配合機關槍瘋狂射殺怪物,才能盡興。你要優哉悠哉地打機,還是要淋離盡至,釋隨尊便。

轉下眼,第三集又在xbox 360出爐,我想Halo 3在美國造勢,跟年初Microsoft的bread and butter貨品,Windows Vista的launch不煌多讓。報上看見Bill Gate親自出馬,笑容滿面的做售貨員,將遊戲賣給通宵達旦來排隊的fans,宣傳攻擊實在是不遺餘力。

不過講開"錯晒",Halo 3在香港的launch真是失敗得緊要。事關在大力宣傳過後,第一批賣給全港機迷的所謂"特別版Halo 3",竟然是以國語配音,而且不能轉換到用英語。聽說惹來了不少顧客的不滿,結果最後統統都淮許免費換碟,才能平熄這個風波。

噢,試想威風凜凜的軍官在發施號令,"Hey, come on commrade, Let's kick some butt..."

變成了(請大聲用國語諗出),"啊,同志們,我們一起去踢屁股吧..."

完全是...不敢想像。

+++

興幸,我買到的不是特別版。

其實我不精於打Halo這類的first person shooting遊戲,反正打機很多時也是為了解悶。想起返工己要無時無刻面對電腦,放工後又再面對電影,dvd,電腦上網,想落也有點慨嘆..."我的人生呀..."

去玩這遊戲,主要還是想感受一下潮流,也是有點好奇,Try to see what is all these fuzz about.

不過,若是你有什麼過關秘技,不妨告訴我一聲吧。因為被那隻醜陋的尖頭怪獸殺了我十幾次之後,如果我過不了這關,晚上發夢肯定又再會被這頭怪物追殺....慘。

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太古城。



從前在側魚涌工作過幾年,但之後搬到灣仔,再到中環,除了間中的見客外,這幾年已很少踏足這地區了。轉了一圈,又回到了太古城。山水有相逢、桃花仍依舊、人面已全非、事過又境遷。...

世事往往便是如此。

有不少同事complaint過比以前搬遠了,交通不方面。但我覺得公司不用搬到去數碼港,己經是還得神落了。(雖然...切乳豬那天我不在office,真是豈又此理。)

交通來說,我覺得仍是可以,地鐵不錯是要多搭幾個站,但在太古城出口不需經過地面,便可直上辦公室,至少可避開了翻風落雨時的狼狽。若果開車也可以使用東隧,避開了中區的擠塞,也是不錯的選擇。

+++

講開翻風落雨,康民署前一陣子不知是否很等錢洗,將大部份庶打花園的場地借比Mastercard搭個了超大的棖幕,大佬...人地辦的系一個Mastercard Exclusive Event喎,同一般的普羅大眾無關喎。好了,上兩個月打風落雨又水浸,返工放工的人群,整個月都要繞過這舊黑色巨塔,擠在小小的通道上,才可上落地鐵。我懷疑最近在地鐵常看到的寛頻廣告,它的創作人都是在中環上班,因此獲得靈感。

雖然我已離開中環,走之前還是file了一個complain,希望康民署下年唔好再攪d咁既project,但求它不要再次騷擾到市民便最好了。

+++

記得在太古坊的入口,有些小食肆價錢不貴,而且味道不錯。門口有越南粉啦,走入小巷中還有一些泰國食物之類的小店,中午很多人,通常都會排長龍。再走過一點的太古城,常幫襯的還有華昌的粥麵等等,雖然記憶猶新,我想至少有五年沒有到這區走過了。

+++



美食巡禮。

大食代-韓國餐
雖然午膳時間頗為多人,但這個canteen沒有中環般擠迫。而且只需比38蚊,有韓國人參雞湯飯,哇,發達了...仲想點呀?

點知食落後...唉...真系唔知想點(!?) 我想我是生平首次,在。雞。湯。當。中,吃。到。了。菜。湯。的。味。道。還需要我多講嗎?

大食代-佳味居(越南)
午餐時間,勁多人排隊,全場好像最旺這間。看到生熟牛肉粉好似不錯,用勁滾的湯泡在牛肉或其他的肉類上面。不過配菜不夠,香菜呀,豆芽呀,等等都不多。除了肉和粉之外,整碗碗米粉都頗齋,難明點解蔡瀾會話”好好吃。”

西苑
飲茶唔錯。公司在西苑酒家請客,出了trip,冇去。後來和朋友過來飲茶,兩個人食左成點心要成三百幾蚊,都算頗貴,仲要自己找數,唉,犯賤。

MOS burger
一字記之若"掂"。但兩次幫襯都是在做完gym之後,真系要問句,既生california fitness在街頭,何解又生間MOS burger在街尾? 做完gym肚餓即刻拍過hamburger...,咁,不如唔駛做gym啦。頂,點算。

Starbuck
太古城商場之內竟然冇。而在康怡廣場樓下,英皇道間starbuck,竟然勁多空位。

千兩
二個星期食左三次。Enough said. 不過如果在lunch去,在迴轉的軌道中,食物少很多,真系冇乜野食。

California fitness
同事告訴我他們決定不join加洲,最大的理由是太古間gym師奶多過OL...唉,死啦,我的年費仲好似比到2012添。

不過這裡和中環最大的分別,便是這裏上schwinn cycling,有。中。文。歌。聽。雖然今晚位教練播的是敦天王的”愛的呼喚”(誰輕輕叫著我...哇大佬唔系化...!! 系咪想嚇到你踩得快d),但總算還有容祖兒(但其實都系兩年前首”錯愛”...)。Gym開了不久,equipment亦比較新淨,感覺上環境不錯。

Saturday, October 06, 2007

C+偵探



  • 那天在飯局中,大夥兒在興高彩列地談論"色。戒"之餘,自稱火車頭的Thomas西先生,極力推介了敦富城的C+偵探。不過我沒有看過,未能加入討論,但西先生不斷提及"恐怖"和"緊張"等等的字眼,聽來著實吸引。

    我一向喜觀懸疑,緊張,而且要解謎的電影,加上海報前敦富城的潦倒偵探形像新鮮,感覺上正是我要看的電影。

    比起梁朝偉在"色。戒" 中,努力經營一位多疑和城府極深的漢奸,敦富城飾演一位戇直的私家偵探,感覺上Aaron的演技來得自演和令人看很舒服。(然而,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要把Aaron和Tony比較? 看來我中"色。戒"的毒仍然很深...)

    雖然之前我在電視上看過"見鬼",還有鄭伊健和呀sa的"阿孖有難"等,我想我還是第一次入場觀看彭氏兄弟的電影,印象中他們擅長拍鬼片或恐怖片。

    故事發生在泰國(但係人都識講講東話!),氣氛營造得不錯,處處添上了一點詭異和神秘的色彩。而且我發覺外影拍攝的顏色有點偏黃,有一點點懷舊的感覺。(或是我是時候去換老花鏡?)

    電影委實拍得不錯,是近期難得的港產片,可以推介一下。(老實說,很多時在飛機上都會扭開港產片頻度,但最近看的電影真是要幾爛,有幾爛,什麼甜心粉絲王,心想事成,甚至林嘉欣的縳架等等,不要說是看一半了,捱了三份之一後也立即要轉台。)

    [spoiler alert:以下會加入大量的劇情討論。]

    (主角Aaron和另一位主角Nokia N95)


    不要期望Aaron有鐵金剛的身手和金田一的頭腦,這個故事開宗明義是"C+偵探",注意:不是神探,也不是通天幹探。所以城城飾演的陳探(神探?)也只是一位barely pass的偵探。在整齣電影中,主角在東奔西跑,其實也沒有什麼神勇可言,破案的關鍵其實只是靠他鍥而不捨的調查而已。

    而且,劇情也有點像一般的恐怖片或鬼片的格局,即是猛鬼殺人,殺完一個、又一個、又一個...最後只剩主角獨力對抗。回想電影中的劇情,”C+偵探”是很符合這條鬼片公式。

    電影開首,肥龍成奎安找陳探(Aaron)去調查一直想追殺他神秘女子。

    陳探找到了第一位關键人物,找他時發現他己死亡。
    好友廖啟智是警察幫辦,為他提供線索之餘,叫他不要理這件案。

    陳探發現了第二位神秘人物,一場追逐過後,他又死亡。
    廖啟智再次警告他,叫他不要理這件案。

    第三位神秘人物打電話給陳探,登門探訪時,他在大爆炸中死去。
    廖啟智又再鄭重警告他,叫他不要理這件案。(究竟廖啟智事是否有關連?)

    如此再重覆多兩三次...you got the picture.

    之後解謎,破案,臨尾加插surprise ending,完場。

    +++

    補充幾點:
    - 大量使用Nokia N95的拍照功能。唉,如果有心推介,不如show埋它的上網和GPS地圖功能啦?
    - 敦富城第二次偷入莫慧心家中時,發現早前放在門口的牙籤已斷掉,誰曾進入女死者家中呢?
    - 竟然有人話有第二結局,仲講到似層層。
    - 有人在論討區說故事的最終結局,要在字幕結束後才播出,但記得我應是在字幕完結後才離開,pretty sure沒有看到另一個結局。
    - 有第二結局都幾合情合理,難道要等待DVD?





Thursday, October 04, 2007

食‧戒



如果,"到男人心里去的路通過胃道。"
而,"到女人心里的路要通過陰道。"

那麼,"到會展食自助餐的,定必經過香港的告士打道。"

這個gag是否比較爛呢? 不過,大家先稍安無燥。不用怕,只要耐心看下去,保証....更爛的gag也會相繼出現呀!

(You have been warned)

++++

。戒。

話說在星期三的早上,本人如常地一本正經地忙碌工作之際(包括上網,check gmail呀, linkedin執下個resume呀,facebook 送禮之類啦。)

MSN 那邊傳來股。壇。新。貴。(以下簡稱新貴z)的問好。

素聞新貴z交遊廣闊,有城中的富豪老板射住射住,又認識政卷公司的高層,更加每天熟讀天下第一倉的"發達筆記" ( 懷疑與死亡筆記齊名。) 本人下半生究竟是"一生為奴",還是會出人頭地呢? 便要全靠新貴的貼士過活了。

話說新貴z當天早上比了一個貼士,乃是1xx3 (x和x是同一數字),而且身先試卒,大手買入。本人仍在猶疑之際,股市場已在大幅攀升。一於問一問新貴意見。

x:喂你咪識埋d華南政卷的高層,隻股系咪佢地比你架?

新貴:唔系喎,佢地話會炒高匯豐... (拿,佢自已寫左出黎先,我才夠膽寫架。)

x:咁,系咪呀東尼的心水呢?

新貴:東尼話大市太過瘋狂,會下試25000。

x: (心諗:頂,你仲叫我入...)咁d料系咪你果位富豪比架。

新貴:呢隻連富豪都冇掂架,系我自已研究出黎架。(爆!!!!! x 恒生指數高位28,000)

我當時的驚訝程度,不下於看到梁朝偉蛋蛋的哇然,股壇新貴由高人指點(跟消息)到自研武功(貼士),進步乃一日千里,跟新貴搵食,我若做不到李家誠,至少可以撈到袁天凡個位,都算唔錯啦。

好,一於出撃,而且動用了武林的禁忌招式,高。追。入。貨。

再做"正經"野。

四點多,聽到旁邊的同事大叫,”哇,2千億呀,2千億呀,破晒紀錄呀。”諗著今次肥仔水了,還不是大小股票雞犬升天?

怎知道大市最後是倒跌了900幾點,轉個頭嘆了一口涼氣。高追的貨,不用說了,但洞悉先機的,也被倒頭拖著走。

所以我想說的是: ‧ 急‧ 用‧ 忍,輸了一個贏錢的機會,總好過真的輸了錢。係咪? 

尤其是,當大家搵錢也不是這麼容易的時候。

+++



。食。


灣仔會展六樓
『和風美食節』自助餐

所以,當有人去食自助餐之前,會有扣喉,扣腸等情況出現時。實情是,我是扣緊了褲頭帶才能出席的。

今天msn見到了施主,我問點解你這篇自助餐寫得咁低調呀,不似你作風。施主回答,"爆果d留翻比你寫...",施主,咁你即系難為我o者。

這次餐聚,聽說是ca小姐提議到會展的自助餐,場面頗為熱鬧,相信要預訂才會有好的位置(辛苦晒)。我們坐的是近灣仔碼頭的落地玻璃位,觀看夜境真是一流(可惜沒有煙花看)。人也很齊喎,我有幸坐在火車頭thomas西先生的旁邊,原來他也是iphone的愛好者,發覺西先生的興趣也很diverse,上次跟他請敎過wakeboard的經驗,今次大家也有相同的話題...(咁其實究竟系好事定壞事呢?)

雖然我也算在科技界的行業工作,但坐在自稱火車頭的thomas西先生旁邊,我可以說是自慚形愧。西先生除了帶備iphone之外,還有一架隨時隨地可以當骰盅用的小型手機,再加上在百老匯新買的多功能Samsung DC,令他可以拍攝 "真實的我" 系列的相片。不過他的gadget加加埋埋,應該超過五十磅吧,我懷疑他隨身攜帶的袋袋是他的流動gym,如此克苦地鍛鍊,難怪西先生的體格十分魁梧。

其實這個飯局頗為正常,(點解會用"正常"呢? 唔知喎,亦唔好問...)。不過我同意zz所講的,大家都要出出入入扲食物來吃,似乎談話的機會少了些。沒有了西先生和上次打邊爐位中女呀姐的交流,場面失色了不了。

當然,少不了的是談論一下色戒,甚至扯上腋毛的討論,也有人要表演用腋毛當鬍鬚。而CY小姐面上新長的痘痘,也未被放過,硬給人說是偷拍攝錄器。

"入到電影院點去偷拍呀?"
"咁,咪則起個頭,仰高個下巴囉...。" (隨即有真人動作示範)

CY好慘。

噢,自助餐,結論是不錯,幾好食。

在歸家的途上,我突然想起前兩年見過的一些朋友,不知身在何方? 向施主們詢問了一下Teddy的下落。

"下,乜呢個唔系你朋友咩?"
"系佢朋友先真喎..."
"咩話,Teddy毛毛狗?"
"應該系 Teddy momo狗之龍咁威..."

(點解會有龍咁威出現...?)

"仲有呢? 仲有呢?"
""咁應該加埋Teddy momo狗之龍咁威之孤獨感超高..."

BTW,其實最近幾次都見不到果先生,不知近況如何?
不過,這次我是不敢再發問了。

Tuesday, October 02, 2007

新的一天

十月開始,搬到新的辦工室去,有點像重新開始的感覺。

幾年前試過搬公司,從灣仔搬到中環去,因為以前在中銀大廈上過班,所以有回歸的感覺。當時認識了zz等的朋友,大家都是中環的上班一族,約過了不少的午餐飯局。轉眼,我們又離開了中環,現在又有點兜兜轉轉的感覺。

新公司在太古城,出trip後回來,同事已搬了兩個多星期,不單止unpack晒所有箱子,而且還settle down。回到我的新位置上,離遠看到十多個箱子整齊地疊放在卓上,心下嘆氣,"呢次有排執..."

Monday, October 01, 2007

幸福或然率

舊文重貼,有朋友提起,才記起了這篇文章。

願大家都幸福。

+++++++

我討厭排隊。 基本上在香港排隊,是一種投機活動吧。有多少人會願意在人龍中苦苦等候呢? 當然是觀察四周,一有好機會,便當仁不讓,一個箭步搶到另一條的隊伍之後。務求在最最最短時間之內,完成輪候。 反正這樣的轉來轉去,比老老實實的等候來得有趣,我們的社會不正是這樣成長的嗎?

出入境多了,洞悉了一些排隊的竅門:有時人龍長並不緊要,反而要留意旁邊空的counter,人多了海關自然會派多些職員出來,若有新的counter開放,便應第一時間轉換過去。其中也有排隊的金科玉律,譬如說你的前面一家大細,有小孩或嬰孩,肯定會花海關人員大量時間去檢查,千萬別要跟在他們後面。也見過很多印巴藉人仕的持著的護照常常有問題,在其他地方入境時,我也盡量不會排在他們身後。

排隊也能顯出一個民族的修養和內涵,其實早年的香港,或現在大陸些城市,不論是等候公車或買門票之類的活動,打尖的現象都很普遍。隨著時代的進步,有秩序的排隊等候,便變得是理所當然了。反而隨便打尖的人,會惹起公憤。不過,打尖的活動,並不單只在輪候的過程中發生。譬如你在公司之中老老實實的工作,希望在芸芸的員工之中,會爭取得到進升的機會。但有一天,公司被其他公司收購,你的部門被合併起來,機會明明輪到你,但現在一大群人突然插在你的前面,也可以說是被打尖之一。

數學上有Queuing Theory的一套計算模式,以數學方程式來模擬排隊的事件和問題。最常見的應用,可以是在一般類似老麥的商店或超市,以估計客人前來購物的機會,收銀員工作的速度,客人等候的時間,等等的數值,來運算出設立多少個櫃檯,請多少員工最為化算。以這個計算模式,其實也可以訂出在公路上應設立多少條行車線,或設立多少個收費站。當然,也可以運用在網絡的設備上,解決網絡擠塞的問題等等。

愛情路上,排隊是否也是一種美德呢? 我心無旁騖 ,甘心在耐心輪候,是否就有天會看到盡頭?有人遲來,排到一條好隊,便能快速的過關。也有人像蜻蜓點水,嘗試一下不同的隊伍,甘於忙碌地穿插在人群之間。試問當中有多少人能處之泰然、有多少人會懊悔,嘆息錯失的機會、或是有人仍能默默的靜候。 我希望會有一條方程式,幫我去計算一下,一生能有多少機會遇到合心意的人,其中包含多少時間去結識了解,甚至情投意合,我雖要花費多少,投資幾多的時間,最後又能否獲得幸福? 當初排隊的堅持,現在又會否變得很懷疑?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