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9, 2007

22。

Friday, July 08, 2005



posted by zz @ 2:53 PM

22。
千襾
IFC Podium Level 3, Shop 3099-3100 (國金軒毗鄰)

一直都聽到有人誇讚這間日本食肆的壽司精美,新鮮,好吃.....總知,是說到地上難得幾回嚐。今天友人說不如棄tokyo joe,去千襾吧,我說也好。接著我與友說,那裡人多又不能訂座,非得早點去啊!於是我們相約1215在那等。

友是個準時的人,我去到時,他已拿了籌輪候。我問他還需等多久呢?他說不知道,我瞄瞄他手上的票,是22,再去櫃檯望望,才叫到6號,已心知不妙。我說,我們是否該有點後著,假如等到一點還未能入座,或者去翠華了事吧?!我的友固執非常,像誓死要吃一口壽司,才得以生存般,堅決說怎都要等。okok,等就等吧。

1225時,有人提議說,不如去鄰近的連卡佛逛逛。浩蕩地走去,駐足在男裝部門,看這看那的,竟被眼利的我,看到一件雪柄毛衣,Comme des Garcons cross-over Junya Watanabe,我一見已說這件不得了。把小碼拿在手裡,我心已投了降。可是就那麼一件,有點舊,我猶疑著該不該將它購下。

我的友說,想想吧,吃完飯才拍板也好。沿路走回千襾。

好戲上演:1250返回千襾門口,映進眼簾的號碼,是24。

什麼?!24?!!!!對,已叫到24號了。

我們與帶位員說,對不起,剛剛走開了,麻煩可以重新給我們一張桌子嗎?答案是"不可能"。她說對不起,號碼一過,就得重新輪候,我們看一看,新的號嗎去到76(!),別說笑了好不好。我與友最後掙扎,軟硬兼施地又央求又發難,最終也是不得要領。那位小姐說:"唔好意思呀,你都見到我地系張飛度印住一過號碼,要重新輪候啦,白底黑字"。

我當然明白。她也只是打份工,一天裡遇上我們這種麻煩客都不知幾百個,她定必有辦法擺平我們啦。於是我本打算放棄了,且也不想她難做。怎料我的友,還使出他的三寸不爛之舌,依舊在游說那位小姐,後來他索性說

"你個manager呢?我同佢講...."。

他這麼一說,我反而有點慌起來,大哥,問題是我們理虧嘛,雖然才過了2個號碼,但也是我們的錯。現在他據理力爭的鬧下去,我不知會怎收場。

(你們可以想像一下,小丸子那張陰晴不定的臉出現在我面上,有黑色直線的)

我的友與經理交涉起來。內容大致都是brabrabra啦,總知,經理還是答應了,過一會給我們位子坐。當時我實在佩服我的友,管理人材就是管理人材,懂得如何bargain,而我只是站在一旁叉起雙手看熱鬧,實在有點那個。

壽司好好吃。海膽手捲十分美味。刺身也新鮮。我的友,也很照顧我。他問,"喂,要唔要三文魚頭湯呀?" 我的即時反應是皺眉。此君上次與我們共餐,已為了一客燒三文魚頭被我喝止當場,現在他又來?由此證明,此君愛吃魚頭,夠腥,畢竟是男人啊!(別來打我)

飯後,下著傾盆大雨,友提議說,不如叫輛計程車,送我回公司後他直回公司,我說不必啦,大家都在中區上班,為了避雨,那麼短途都要乘車,環保組織會覺得我們沒血性的。(但當時我心裡是充滿感激之情的,我的友向來細心,常在照顧各人所需)

滿足的一頓飯,和親愛的朋友共嚐,實是人間樂事。
posted by zz @ 2:53 PM

世界不停地進步... (我們卻一直無聊。)



Friday, July 08, 2005



18、22。
千襾,日本迴轉壽司餐廳,IFC 三樓。

在中午二時打後,在千襾的門口經過,仍看見不少食客在耐心輪候。所以我們約好十二點一刻便到步,但仍然逃不過大半小時等待的命運。等位難捱,於是我們便開始發揮天賦的敏銳的觀察力,其實是對附近的人,肆無忌憚的在評頭品足。

門口有位18歲左右的服務生,為食客登記派籌,雖然表情木訥,目光呆滯,但仍有點鄰家女孩的模樣。

如是者,有選擇題出現:
"如果有位少女,對你溫柔體貼,刻苦耐勞,但並不漂亮(!),那你會否娶她呢?"
"下..."
(發問者還在再三強調,這女孩並不漂亮 ... 唉。)

"喂,你隔離個位似唔似人妖呀?"
"嗯..."

"都冇落雨,你帶傘來幹嘛? 你。係。咪。傻。架?"

好不容易,捱過一輪問答比賽,方可踏進店內。不知是否經過一番曲折和擾攘,我們都懷著了僥倖和感恩之心,去品嚐店內的壽司美食。千襾的味道,大胆說一句,是冠絶中環。食物上碟精美,魚生新鮮,碟頭大件,色、香味全。店內有手掌般大少的炸蝦壽司,我們觀察對坐的OL,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來了一客。四件壽司,蝦頭和蝦尾,分佈在第一和第四件之中。

席上竟有人說:"不如我吃中間果兩件,你食一頭一尾丫。"

說罷,搶先把"好肉地"的部份,一氣呵成的整件吞進肚內。

我心想,"你咁樣做即係等如食白切雞,你一箸挾起舊雞肶,留番晒d雞頭和雞欏柚比人啫。哇,呀姐,你仲有冇人性呀...。"


此人吃罷,竟然面不改容,再說:"唔,好味呀。不如黎多客,照舊我食中間兩件..." 我想她應沒有留意我當時扭曲了的面容。

魚子壽司,色澤紅潤而且大粒,我立即拿了一碟放到面前。

同坐人又說,"咦...咁腥。"
我試探地問,"咁你唔食牙,吓?"。

有人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魚子壽司,放入口中。慘。

當我們心滿意足,離開IFC之際,外面竟然下著傾盆大雨。我正暗自興幸,有先見之明,郤發覺雨傘已落入他人手中。我只有無奈地道別,回頭已見友人拿著雨傘,一溜煙似的跑掉,身手之敏捷,直比得上吃壽司的技藝。

posted by Xavier @ 3:33 PM

Tuesday, November 27, 2007

投名狀



中午時份,zz失驚無神傳我一個網址。

click了過去,原來是某個女子內衣牌子的網站,一位高解像度的半祼模特兒突然放在你眼前,若不是久經訓練,沒有心理準備下之,我一定會當場噴血而倒。

+++

收工時份,收拾好桌上的文件,準備以悠閒的心情,迎接美麗的黃昏。

突然,msn中傳來zz的信息,真是失驚無神,嚇你一驚。

zz 說:"你隻股,升完之後倒跌喎。"

x 說:"下... shit!!!!"

說時遲,那時快,身體的脈搏跳動加速,血液上升,心臟負荷突然變大。

10秒鐘後,zz 說:"....。 嚇下你唧。"

x 說:"頂!!!!!"

zz 說:"我心地唔好 (狂笑中) 咩唧~~~~~~~"

我想試多幾次之後,美麗的黃昏有可能會變成月黑風高殺人夜。(如果我冇比佢嚇死,遲d我會去斬鬼死佢。)

我下定決心到加洲做運動,還要集中在cardio之類的exercise,一半時間也是為了準備這類zz給我的刺激,我想心臟差一點點的話,也許會上過白車幾次了。

以上,便是我和zz日常的無聊交流。

+++

有一天,她說不如寫下佢啦,我話好丫,但心想寫得太爆又會比人話抄襲。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於在zz個blog到copy and paste一些文章過唻算吧啦。返正她一日出四五篇,睇完她本人也許未必記得她寫過那幾篇描述自已。

+++

(不要問我這個post是什麼,只系好想好想用"投名狀"做title喎,個名真系好有氣勢...好想快d睇,不過以上內容真系與電影劇情完全無關囉。無聊立立雜,全因有人話好鬼悶,叫我快d寫篇blog。)

Friday, November 23, 2007

Thanksgiving

這幾天公司傳來的email突然減少,office也變得寧靜,應該是拜美國的感恩節假期所賜。

Thanksgiving是美國的大節,留美的時候,有不少的同學或同事都藉著長假期travel,回到家鄉和家人聚首一堂一同吃火雞大餐,情景有點像中國人的團年飯。

昨天,同我一樣是利記擁躉,網友el el也在facebook中送了個火雞餐給我,我想香港也有不少朋友興祝或歡聚這個節日。(Happy Thanksgiving !!)

感恩節,真是一個神奇而且溫暧的節日,就算身在異邦,也會讓你感受到外國人也是一樣富有愛心。節日中若是你孤寧寧一個,身邊的同事或朋友肯定會義不容辭地邀請你回家,不容許你在感恩節中,一個人在渡過,他們的真摰和熱情令人覺得很窩心。

+++

重播多次的 Planes, trains and automobiles


曾經有一套關於Thanksgiving的喜劇電影,令我印象深刻,叫Planes, Trains and Automobile。講述推銷員John Candy和公司經理Steve Martin,在感恩節前夕一起上路,趕回家過節。兩人性格不同,John粗枝大葉,而Steve比較循規蹈矩,兩人起初由爭搭的士而結怨,但後來途中不幸遇上大風雪,飛機受阻,於是兩人唯有結伴上途。John沿途以不同的交通工具幫助Steve回家,弄至笑話百出,但兩人互相扶持之下,又結成朋友。

影片最後的一幕,Steve Martin終於抵達家門,趕及在晚餐前回家興祝,但John卻過門而不逗留,佯稱妻子在等他而怱怱離去。

Steve細想之下,覺得有點不妥,於是追出去詢問過究竟。

在路上Steve發現了John滿面淚痕,原來他的妻子早己逝世,他不想掃Steve的興而選擇離開。

影片的結局是Steve邀請了John回家,大家一起開開心心的過節。

Happy Ending.

+++

上個月看到有記者訪問趙世曾,他說他炒股贏得的金錢,足夠他過幾世。

請注意,趙先生用的字眼,是 "夠。過。幾。世。"

我想趙先生的生活模式,跟我這等平常用麥當當來糊口的市民,應該大有出入吧,所以他的幾世,也有可能是我的十幾世,或幾十世。

人家在"投資",我也在"投資",我真是想像不出怎樣可以賺到"過幾世"的金錢? 當時真是覺得趙生的口面突然變得有點可憎,有想打人的衝動。

不過,今天也有報導有人炒股,又賭錢之下。因為輸股票及炒作中輸得太多,最後要以自殺來解決問題。

所以,雖然這幾天我的心情隨著上上落落的股票一樣,有點患得患失,但整體上個人心情還算是不錯。我雖賺不到幾輩子的金錢,但至少可說還未輸甩褲。何況,今年還預先收到了一份天使送給我的聖誕禮物。

多感恩,多快樂。 Happy Thanksgiving.

"開心多麼簡單 那怕愛人平凡
A 餐 B 餐 C 餐
原來無論吃什麼早餐
共你的每日都燦爛
而幸福秘訣太過簡單
於好處著眼
"

-許志安"豬先生"

Tuesday, November 20, 2007

網球之王

網球王子,越前龍馬


日本有一套叫網球王子的漫畫,主角越前龍馬,是一位就讀在"青春學園"國中部的學生。他性格高傲及任性,但是天才橫溢的網球手,更加是位性格巨星。(其實那一位漫畫主角不是性格巨星呢?)配合一群校園中的師兄弟,在網球比賽中縱橫天下。

不過漫畫當然和現實有很大的出入,就如籃球比賽中多一兩位流川楓跟櫻木花道當然會更加好看。但是在國際賽中,日本的網球好手實在不多,韓國和泰國均有些比較出名的網球手,也一直在參加ATP的巡迴賽。但日本除了女子選手比較出色外,男單網球真的是乏善可陳。

++

瑞士球王費達拿


而現實中球王的名字叫費達拿,下周還會到澳門威尼斯人與森柏斯打表演賽,門票一早已賣光,售票的速度給天王級歌手不惶多讓。(若有人有票多,請知會一聲...)

雖然球王今年比上幾年的表現稍為失色,輸多了幾盤的比賽,攞少了數個獎杯。但在大型的比賽中,仍是成竹在胸,三大滿貫手到拿來,(ok,泥地賽仍是比拿度差了一點點...)。

大型的網球賽事通常都在美國或歐洲舉行,看直播的機會不是沒有,但往往在深宵中播出。只有每年的一頭一尾,澳洲公開賽及年終賽,因為在亞洲時間開波,才可以看得比較舒服。

上周的ATP男子年終賽在上海舉行,除了看到球王比賽之外,還可以在周日的下午欣賞得到直播的賽事,是一個特別的bonus。

當天球王從容不迫的直落以三盤解決費拿,拍面的控制非常準確,將網球放左放右,挑長縮短,技術爐火純青,看得令人嘆為觀止。對手不是打得不好,但在球王技高一籌之下,應該也是輸得心悅誠服。

費達拿四度奪標,新年還未到,便再袋百二萬美金,肯定今年會過一個肥年吧。

+++

我想如何做到一位球王呢? 他一定要保持水準,每次比賽都要全力以赴,而且不要少看你的對手。

還有,對於這個運動和對手,應該有一份尊敬和尊重吧。至少,也不應亂發脾氣。

看到場內有不少的球員,賽事一不如意,動不動便擲拍到地上洩憤,我覺得這是十分無品的。球拍是你的朋友,也是你的武器啊,怎可以這樣對待它呢? 不如冷靜一下,沉著應戰,看看怎樣打下一盤波吧。

人生,也許有時會像一些單打或雙打的比賽吧。

合作去比賽,便要有多一點的默契,你前我退,你左我右。畢竟,不是一兩天可以磨練出來的。

可能你們合作還未純熟,對手便會有機可乘,專門去攻擊落單的一個。

雖然你見partner慘被欺負,內裏是心急如焚,但很多時也只能夠乾著急。

對,他是你的partner,你的朋友啊。

大家一起去比賽,他卻遭狂攻猛打,而你又援助無門,感覺極之難受。

但是沒有法子,落場去比賽,便有機會遇上不同的對手,遭遇到不同的攻擊,當然也有人硬要你們拆伙。

沒有想像中的簡單,這個遊戲似乎變得越來越複雜,而且還帶些殘忍。

+++

友說:"因為困難, 才會珍惜嘛。"

I guess nothing in life is easy.

但一起去打球,仍然是件快樂的事啊。

若你不嫌我打得糟,我仍是想一盤一盤地繼續下去...

Sunday, November 18, 2007

在Room4看燈飾





Nov。18。2007。TST。

我看到了我的聖誕。

蕭敬騰



我想第一次聽蕭敬騰唱歌,應該是在youtube中看到他跟楊宗緯的比併,那便是PLAIN FACE ANGEL小姐在一直推介的台灣超級星光大道這個節目。若你從沒聽過他唱歌,只要在YOUTUBE或GOOGLE中找一找,不難找到他的MP3或比賽片段。

而且,最近還發覺他也是台灣最炙手可熱的新星之一。

蕭敬騰也是害我把project交遲了的罪魁禍首,那天晚上一直在youtube上看他的不同的歌唱及上節目的片段,發掘出他的新聞越多,越覺得他是位有趣的人物,整晚在網上看過不亦樂乎。

其實單從YOUTUBE看到的片段,雖覺得他歌喉雖不錯,但當初也不以為然。不過最近晚上有機會連續看了幾晚第一季的星光大道,對整個節目的形式、參賽者、評審、主持等等有了認識,對參賽的歌手們便有了不同的感覺。這個像美國American Idol形式的節目,每周會從一批歌唱入選者當中,淘汰其中一、兩位歌手,而到了比賽後期,留低的歌手實力更強,而觀眾對他們的感情更越來越深。每周那一位會被淘汰,誰人會上來挑戰,歌手們會有突破還是退步,便成為節目強大的吸力。

+++

我喜歡台灣的節目中,常稱一些參賽者為"同學"instead of”先生”或”小姐”,給人一種親切感。蕭同學在對星光幫的挑戰賽中,唱過了曹格的”世界唯一的你”,”背叛”和萬芳的”新不了情”。可能他當時挑戰了節目中最紅的台柱楊宗緯,而且初出道時又蓬頭散髮,外型實在有點嚇人,也給予人壞蛋的感覺。但他唱歌實在是太捧了吧,一開口便震懾全場,最老套的形容,便是渾厚的歌聲中帶有磁性。蕭同學有點像Paul Potts唱歌劇,雖然其貌不揚但才華滿溢,表演令觀眾如痴如醉。

蕭同學跟楊宗緯第二度的交手,同唱萬芳的新不了情,兩位參賽者的歌藝真是好得無話可說,難怪在youtube有上百萬人看他們的比賽,可說是第一季中最好看的環節。

在比賽之後,楊以二十四分比蕭的二十一分勝出,蕭敬騰當場便哭了出來。(提外話,每集的星光大道都像埋伏了有一兩個淚彈攻擊,眼淺的觀眾應帶備紙巾入座。)當時主持人陶子問了一句,是不是蕭覺得受了欺負。當時蕭沒有回答,但在電視機旁的我冷眼旁觀,替他甚為不值。正如張宇在賽後的評論,他一開始,端出來的菜色跟原來的不一樣,是難度極高的挑戰。當晚得他唱得極好,輸掉實在可惜。

不過可能這便是reality TV中的dilemma了,怎能去讓一個位小子去再三擊敗黃金節目的台柱呢?

蕭敬騰雖不是星光幫的一員,但卻憑實力迅速冒起,最近還改變形象,把頭髮剪短了(實在順眼得多了!)還跟張惠妹合唱了一曲。我很喜歡這位新秀,希望快點可以等到他出唱片。

Thursday, November 15, 2007

八寶鴨



上兩周跟zz和v到牛記午膳,沿途經過威靈頓街的蓮香樓,zz提到這裏的八寶鴨出名味美,有機會應來一試。當然zz身為ceo的高級行政助理,立即坐言起行,正如要追要放要沽要持絕不手軟,很快便召集各方好友,準備大快朵頤一頓。

前一排我們還提到有網友有興趣和我們一起晚宴,不過自"Polly事件"曝光之後,似乎網友的興趣開始大減,相信真的有不少人會打起退堂鼓。就當晚所見,自稱火車頭Thomas的西先生,一心滿懷希望與女網友會面,想是見到仍還是我們幾位舊人,真是有點鬱鬱寡歡,伊人獨憔悴的感覺...

(是否有點想吐的感覺? 但千其唔好嘔住...!!! 等你見埋隻八寶鴨都未遲。唉。)

為免網友對自稱火車頭Thomas的西先生再次扣分,有提議改稱西先生為T西,希望對他的形像有改觀。

當然,撻著引擎之後的西先生,又是另一翻光景...

西先生對zz:"喂你化個紙扎的裝,一陣幫你扲去燒..."

西先生對v:"呢排系咪肥左,冇左d少女感覺"

西先生對 x:"...你遲d可以放入焚化爐”

T西對ca:" ... "

(當然,當今世上,又有誰敢對ca無禮呢?)

+++



除了八寶鴨之外,我們當晚點的菜,包括:
(散散地的)琵琶豆腐 
(不過不失)南乳齌菜煲
(五個人只有四隻...咩事?)豉油王炒大蝦
(兩蚊半肥瘦)丫燒例牌

駛名中外的八寶鴨,究竟如何吸引人呢,可以從它的配料看出:
鴨肉‧蓮子‧瘦肉‧蓮子‧蛋黃‧蓮子‧竹筍‧蓮子‧青豆‧蓮子‧香菇‧蓮子‧不等...

請問,各位聰明的同學,what's wrong with this picture?

我想說,如果閣下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吃蓮子的話,真系會覺得碟八寶鴨好好食囉... 

整碟八寶鴨給我的感覺,像是一大堆蓮子,伴著不同深棕色的肉碎...實在分不清什麼肉類的味道。看到在坐的的人不期然地把眉頭皺起,我相信覺得”難攪”的,不只得我一個。

不過,經此一役後,我肯定在我們當中:

從。來。沒。人。吃。過。蓮。香。樓。的。八。寶。鴨。

當侍應過來幫我們收拾的時候,西先生忍不住叫那位啊叔,"你可以將我地食剩果碟鴨,減落去下一碟的八寶鴨到..."

(想落我地碟8寶鴨,也有機會是上手的殘餘...哇好可怕啊!!)

+++

關於把這個冬季在歐洲最前衛的毛毛Prada袋,被揶揄為一頭金毛尋回犬的故事,也只有西先生可以想像得到。

雖然zz已經詳盡地描述西先生的揶揄,畢竟這是全晚最精彩的比喻。若不經他一說,我也不會為意兩者的相像...。謝謝火車頭Thomas西先生,給我們帶來歡樂。

zz的金毛尋回犬袋袋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07

賭大細 (2)

差不多半夜時份,同事搖來電話,問我想不想到賭場走一轉,在百無聊賴之下,也想見識一下澳門賭場的魅力。

當然,我不是從未踏足賭場的純情小男生(其實,純情跟嗜不嗜賭,也應該是兩回事吧!!) 在美國的工作的時候也踏足過拉斯維加斯,reno等賭城好幾次,但當時的經濟能力有限,賭博對我來說是一項很奢侈的玩意,不敢賭,其實是不敢去博,可說是有心無力。

我相信賭場絶對是一門賺錢的生意,而我從未奢望過能在Wynn的賭場中拿到什麼的好處...(除了每個客人都必取房中那雙溫暖的拖鞋之外。)

+++

若要贏,便一定要有好勝的心,要預備好和賭場一拼的勇氣,如打仗一樣,也要有足夠的精神及休息。所以,睡眼暒鬆的我,一早便打定輸數。我們在賭場中四周溜躂,同事只對賭大細有興趣,於是我們便往那些賭大細的桌子附近徘迴。

我自中學開始,學會了probability的計算之後,便明白賭大細,在數學上是應該是一個差不多平均或然率的遊戲,即是開大和開小的機會應該是一樣,加上莊家的圍骰通殺,勝算應該是在一半以下。

但經我在"永利補習社"交了半個小時的學費之後,再臨場觀摩各位同學的作戰方案,發覺落場摶殺的心態,跟從容在紙上以數學分析,完全是兩回事。

+++

本來應純粹是一個或然率的遊戲,在場同學一般均認為有路可捉。(點解? 冇得解。)但在每張賭枱又例行地列出,前二十舖開大或小的數據,有一種,"拿,比晒貼士你啦...重唔買?" 的感覺。

一連開了三、四舖"大"之後,在場的賭徒十居其九都會跟買大。 當然,一連開了數舖"細"之後,大家又會一窩蜂地買細。(唔通,贏開真系有條路?)

人氣旺的賭桌,越賭會越聚多人,可能大家以為能藉此會集中各人的念力幫助勝利,同時也減弱莊家的氣勢。當然,在你感到人氣旺盛,加上開始有點頭緒去揣測到路數,再接再厲去加碼之際,莊家總會開一個圍骰,統殺...。一眾同學,突然又會作鳥獸般四散。(快過以9秒9衝線...)

有人氣旺的賭桌,當然也有冷清清,得荷官孤零零在等候客人的桌子。其實若賭客是思想型的,不喜歡人多勢眾的感覺,跟荷官單對單地對賭,也可能會有斬獲。(當然,我只是靠估...)

+++

其實賭博吸引人的地方,是不是一個誰也料不到下一步的遊戲,竟讓人一廂情願地以為真的有跡可尋? 當你以為把握了箇中的橋妙,掌握了勝負關鍵的時候,它又會突然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當然,遊戲是好玩的。但首先,還是要有落場的勇氣。

DICK

前兩天你打電話來,仍是一貫熱切地在慰問我的近況,又像害怕打擾我的時間,知道我生活仍是照舊,便怱怱的掛線了,其實需要人關顧的,是你啊...

今天你傳我短訊,告知我你的消息,相信你是對我信任才把這消息告訊給我。

不如意的事,每天都有,但發生在朋友身上,我仍是不懂得怎樣去安慰你。

晚上跟朋友說起你的事,我們都突然靜了下來,我們為你難過。

你是一位樂觀的人,希望你會撐得住。

路很難走,我們都會陪你一起走。

我們是朋友。

我們是兄弟。

Sunday, November 11, 2007

賭大細 (1)



"磨爛蓆的下場,永遠都是渣都無。"



數年前追看的一套日本喜劇"庶務二課"中,冒失的小女職員塚原小姐,一直心儀對象,便是在全公司最出風頭的部門,在海外事務部中工作,威風凜凜的右京先生。

海。外。事。務。部。

不知對日本公司來說,處理國外的投資生意等事宜,是不是一個十分重要部門呢? 但香港的企業,經營的十居其九都是外銷的生意,海外事務該是最尋常不過吧。而上周在辦公室的某天,敞公司的一位海外事業部的要員,便從老遠的角落,走到我的寫字枱的面前...。(唉,不過你也不用多想,請相信我,他的外型跟雄糾糾的右京先生,相差應有十萬八千里。)

首先,本公司的海外事業部,應該是投資最多,而回報卻是... 咳咳...(下,咪住...乜公司有人知我寫blog咩?) 回報...咳咳...亦是相。當。可。觀。的。

"要員"告知他們正在籌備一個地區性的會議,邀請了不同的國際企業參加,商討互惠互利的合作方案,其中有些產品的環節,打算找我去講解一下。其實我還攪不清敵人的敵人,乃是否你的朋友;而這些的合作關係,是不是相等於與老虎謀皮。

但其實這一切都不太重要。

聽說他們會大灑金錢,邀請合作伙伴公司人等到澳門威尼斯人酒店開會和餐宴,晚上更入住永利酒店的套房...,務求要他們賓至如歸。於是我咬牙切齒,用最誠懇的表情,堅決地向同事表示,一定會身體力行,十分的出力,一百分的投入,及二百分的全力支持他們的會議....(但最緊要留番間超級無敵海景大套房比我。)

+++

因為香港工作有點晚,到達澳門正是晚飯時候,這幾年澳門大興土木,敝公司也有跟不少澳門的客顧在往來。跟同事與客顧等在氹仔用膳,新陶陶除了魚翅出名外,還有道苦瓜炆蟹,也很好味,最後回到酒店check in已接近深夜。

踏入Wynn帶點粉紅的房間當中,猶似置身處於蜜月套房之內,窗外望到諾大的噴水池及澳門大橋的景色。心想同事算是待我不薄,明天我會幫你粉墨登場,變身成為一位 賣藥的 專業的 工程師,施展出混身解數...。(遠方的鑼鼓聲正在響起...)

+++

Thursday, November 08, 2007

香檳點薯條



我喜歡看陌生人給我的留言,因為你一點點的提醒,一點點的鼓勵,就像把我當了朋友一樣。有時我看到了留言,再看看你寫的blog,就像認識了多一位有趣的朋友。上次從歐洲回來後,看到有幾位朋友的留言。其中談到在歐洲吃薯條的方法比較獨特,十分有趣。(當然,也有c君仍在力撐他的四季飯店...)

>有位仁兄/姐說...
"冇錯!在amsterdam,我地食fries會點mayonnaise,champagne sources和 honey mustard等等.
Ams D 薯條仲好好味添,下次試試吧!:-)"



>Stella Bella said...
Belgians eat fries with mayo too! :)
It's delicious! haha


兩位朋友不約而同的肯定用mayo來點薯片,令我記起在阿姆斯特丹的市集中的確是看過一些專賣fries的商店,一大包薯條還有醬汁澆在上面,我開首還懷疑那些醬汁是牛油,回想起來也可能是mayonnaise來的。在香港有時經過超市,也會買一些有附dip sauce(點醬)的Lays薯片回家。除了墨西哥蕃茄醬salsa之外,也有試過白色的dip sauce,有洋蔥味及blue cheese味道,但卻未見過有mayonnaise。下次也許叫zz把麥當當的薯條試點mayonnaise一下,看看是否這樣好吃。(我想以她無聊的性格,可能今天下午已會告訴我結果。)

另外,有人提到了薯條點champagne sauce,似乎是個更加厲害的配搭。

香。檳。醬。... 唔...實在令我有點驚為天人的感覺。

好奇在google中搜索一下,發現餐廳用的香檳醬champagne sauce,通常都要由大廚親自泡制,再淋在名貴的dish如松露,焗田螺,或海鮮的菜色之類上,令整個菜色更添味美。薯條和champagne sauce的配合,那應該更加神奇吧。但再在internet上查考,有各式各樣champagne sauce的造法,用不同年份的香檳去配合,再要自己落手落腳去煮,有點複雜吧,但仍然沒法知道點薯條是那種的champage醬。翻看網友的留言,應有可能像麥當當一樣,是一樽樽像bbq sauce一樣地包裝好的,不需要自己去炮製,那我可要真的要在歐洲才可找到這種sauce嗎?

我想到魚子醬之類的名貴食物,吃的時通常會是用一些不合味道的餅乾(cracker)和芝士去襯托。而吃薯條又用不同的sauce去配合,都有相得益彰的效果。人和人之間的相處也許正是這樣,好動的配一位好靜的,沉默的和活潑的去結伴,大家相隨一起而行,開開心心。正如我和你們的背景性格或許都不一樣,不過一起在網上結個伴,我感到很快樂。

Monday, November 05, 2007

太陽餅之旅 (3): 選擇 (下)

誠品書店,除了是香港人的朝聖景點,也成為了一個 to see and to be seen 的地方吧。

聽說誠品越做越好,在台北101附近又開了整楝的分店,有機會應該過去參觀一下。不過誠品現在走的是多元化的路線,書店樓下的商場,售賣不少精品,包括有很多不知明的designer的設計。

細心看真一點,其實,也不是樣樣都是精品,看到白色一樽樽的餐桌胡椒及鹽的擺設,竟然要400多港元,我們忍不住(細細聲)在complaint:

"嘩,有冇攪錯呀,咁鬼貴...。"

接著看到一些仿Prada/Chole設計的包包,外掛一些金屬鎖匙之類的東西,身邊的同伴不禁(失聲)地大笑起來:

"哇!! 個包包...真系,好。鬼。核。突。呀!!"

望著一隻隻不知用途的塑膠狗狗,一個自稱獨一無二的破爛時計,還有神奇的自轉地球儀...發展下去,我們己開始肆無忌憚(大大聲)地將這些設計在評頭品足,亦不時對著價錢牌在嘖嘖稱奇。

幸好附近的人聽不懂廣東話,才造就了我們這個放縱的機會。可憐有售貨員看見我們這樣地熱烈討論,好心地跟我們說,

"先生這件貨品有六折...。"

趁店員還未會意我們在討論什麼東西的時候,大家會心地快步地離開商場,朝著二樓書店的方向溜走...。

+++

上機前,zz說要幫她在誠品買些心意卡回來,她的指令是: "少少爆與唔爆之間, 但要得體同sweet"

(其實... 有冇人知這個是什麼意思呢?)

另一方面,她又嫌我的品味老套:

z:"喂,你唔好揀d咁老套的比我喎..."

x:"咁,我叫我呀媽揀比你啦,可能你地d品味會相同..."

z:"咦,ok wor..." (!!)

不過可能我們均對誠品的期望過高,到達敦南店後,第一時間走去看看它的陳列,其實也只有兩個rack而已...。一個rack是台灣本土的歷史名勝之類的卡,另一個rack是生日結婚之類的賀咭,選擇真的是十分有限。

最後,在揀無可揀之下,執了兩張給zz ... "主要系証明d卡有幾難看喎。"

+++

在敦化誠品的咖啡店中,一邊分享著蘋果檸檬的花茶,一邊在閒聊,十分寫意。

我希望我的世界會簡單一點,正如點了客小籠包,便把它吃光罷。買了一本書來看,便把它看完。我選擇了某某,便一直地走下去。但是世事從來不是這樣容易,有人會選擇半途離開,有人會選擇背叛,有人會選擇對罵,而放棄對話,有人會不顧其他人傷心,一意孤行...。

我說,我覺得生活有太多的掙扎,無奈要做很多的妥協,很難去選一條自己喜歡的路。就有點像無間道一樣,劉華本來想選的是一條好人的路,但後來卻變了一個大壞蛋。我,只是想做好一點點。

友人說,其實你總會有機會去選擇。任。何。情。況。之。下。你我都可以去選擇。

今天的晚上,你選擇了和我作伴,在台北吃飯逛街買書閒聊,似乎久違了幸福的感覺,又再悠然而至。

太陽餅之旅(2) :選擇 (上)

甜橘
台北南京東路三段


有人說性格影響人的命運,而在命運引導的你走到每一個角落裏,你會作出不同的抉擇,and the choices you made, 最後其實也是在反映出你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而已。

Full circle.

+++

我住在南京東路三段的Westin,走過一兩條街便是ATT 百貨公司,還有台灣小巨蛋,聽說是在去年底才正式運營的體育館。不過聽起來這名字怪怪的,不知是不是只有我,總會聯想到男士某樣器宫?譬如說我的偶像周杰倫,若他的演唱會叫做”周董的巨蛋”,可能有點不雅吧。 唔...對不起,其實我是無意冒犯的周董的...如果他的粉絲太介意,那我換了陳小春做比譬好了。

在Westin近附其實也有很多特色的商店,有賣叮噹(多拉A夢)內的燒餅麵包店,有台灣新食物的特產,酒店旁邊還有一間理髮店。它的門口,有那種紅白藍三色旋轉燈箱的招牌,室內卻是漆黑一片,充滿著神秘感。不過我在門外窺探,懷疑不是一間"簡單"的理髮店。若有朋友有冒險的精神,不妨進內一試,下次告訴我是什麼的一回事。當然,可能你要抱著在理髮以外的心理(及生理)準備。

在神秘理髮店的對面,有一間叫”甜橘”的西餐廳,記得上年也在blog中介紹過,這裏的德國豬手燒得不錯,服務很好,而晚上也有很多客人幫襯,所以這個晚上也不期然地步進這家餐廳。晚餐有五道菜色及飲料,每道的菜色有三至七道菜的選擇。
 
大家可以來算一算:

1. 頭盤的沙拉有三種選擇:田園沙拉,凱撒和雞肉。

2. 接著的小菜有六種款式:蒜頭焗烤田螺、諾曼地烤田螺,鵝肝等

3. 湯也四種:我選的是西班牙蒜味蛤蜊湯,還有蕃茄海鮮湯、忌廉湯等

4. 主菜有八款: 有牛排,羊架(!),鱈魚、豬排和海鮮飯等等 (當然我點的是超級無敵好味道的德國焗咸豬手)

5. 甜品有八款: 橘子味布丁、Tiramisu (原來它的中文叫做...提。拉。米。穌。)、特製冰淇淋和凍奶等

6. 飲品也有八種: 果汁、不同的果茶、凍咖啡等等。

所以這餐晚飯,其實是有 3 x4 x4 x8 x8 x8 種的變化呢,一共是...

(其實有沒有人,真的去用心算去乘一下呢? )

(那....你肯定是比較無聊吧!)

(不過,你也不用去多計一次了,我是特地拿了計算機出來按了兩遍的...!!)

答案: 三萬六千幾種!!

Think about it, 在一家小小餐館中,一份晚餐也可以有這麼多種的組合,真的是十分神奇啊。我選擇了:田園沙拉、蛤蜊湯、田螺、咸豬手,提拉米穌(因為中文名字實在太爆...),和果汁,但我相信應該和我的性格沒有太大的關係吧...雖然我仍在念念不忙那道咸豬手。

雖然甜橘的晚餐美味可口,服務態度也很殷勤,但是仍有點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竟然沒有可樂供應! 在一家牛排西餐廳裏竟然沒有汽水,是一件很難想像的事情吧...雖然,這裏台北。這次我實在忍不住,把意見放在他們的問卷之中,(我寫道在香港來的客人,吃牛排是一定要喝汽水,不過我仍然會幫他們宣傳。) 希望將來他們真的看到會多一些的香港人來幫襯,會提供汽水給我喝吧。

+++

西班牙蒜味蛤蜊湯,黑胡椒加大蜆,中間還有一隻生雞蛋,讚!


超級無敵好味道的德國焗咸豬手

Thursday, November 01, 2007

太陽餅之旅 (1)



雖說每天所做的事情都是大同小異,但每月之初都會給我一個重新開始的感覺。(你可能會話,喂,而家已經系年尾了,等多兩個月先講啦。) 我覺得說得不對,立志要做好一樣事情,或者去改變自已,其實只是一刻的心境,或許也不用等到一個月的開頭。困難的地方,其實只在如何一直地commit下去。

所以通常plan一些的business trip,都會放在月初,之後回到office可以繼續follow up下去,好像這樣做法比較有效。今年一直沒有機會到台灣去,上月跟一些在台北的舊客顧商談,他們好像需要一些比較新的產品資料,所以便促成了這次的旅程。

若平均一個月要往外地公幹一至兩次計算,在這公司五年的工作,大大話話都起碼出入香港近百次。平常單獨出埠的時候比較多,但也有和同事一起出發的。但今次出trip跟以往的公幹,實在有點分別。

因為跟我一起去台灣的還有其他人,卻並非我的同事或客顧。

此君正是.....:我。呀。媽。

話說某天母親與加拿大回港的叔父見面,他希望去探望一下我在台灣的親戚,而母親知道我會到台灣公幹,便打算大夥兒跟我搭同一班飛機過台灣,由本人充導遊(!),先帶他們到新竹,遠親的家去,才讓我繼續折返台北工作。(我想問母親,要不要買支旗仔,沿途一直揮舞著呢?)

沒錯,新竹我是以前到過,幾年前在這地方做過一些project,住過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但不要忘記,此地方叫"新竹",不是"新宿",老實說地方真的是十分悶蛋,當年晚上最吸引我的活動,是去買宵夜回hotel吃。雖然新竹出名的肉燥米粉很好吃,但除了餐館飯店之外真是沒有什麼地方可以逛。

唉,我還是帶你們到台北101逛吧。但因為事先已有親戚決定接待,所以還是寧願留在新竹。

我想如這次的旅遊系列,”我呀媽同我去trip",能成功地吸引讀者的話,我會打算以此系列一直寫下去:

”我呀媽同我去見客。”

”我二叔跟我去演講。”

”我呀嬸陪我去展覽。”

.... 。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