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03, 2008

秋官

周日在電視上只看了一點點肥姐的追悼會便外出了,其實那天正好是本人牛一,撞正呢d野都唔系好「老黎」。所以當初聽到電視報導追思會在三月二日當天舉辦,真系覺得有點「大吉利事」。

不過我到達商場購物,原來也是逃不過傳媒舖天蓋地的coverage,商場中央有大型電視在直播,而商店之內亦有收音機轉播,而且還再加上了DJ在旁評述。

當然鄧光榮和鄭少秋上台時的片段,各大傳媒都喜歡播完又播。我覺得在追思會上有這樣的對峙場面,實在是很戲劇化。不過最後焦點落在欣宜的成熟處理,最終也算是件好事。(我自問在二十一歲當年,面對這種場面,肯定只懂目瞪口呆,站在一旁在發儍。)

雖然當時我並不是在收看,但聽到秋官的語氣和神情,那種委屈,又帶點悲涼的口吻,感覺像似曾相識的無線電視劇一樣。

之後這兩天看到不少的報紙雜誌,又是大字標題地在詳分析報導,不過已沒有興趣去看了。誰對與誰錯我真的不太清楚,但只想到人生在世,最好是不要有負他人,而且也不要留下遺憾。

我,其實是很怕拖拖拉拉,糾纏不休這種的場面,但世事無常,往往要避,也未必避得了。

看到秋官,我只是想到無奈。

1 comment:

Isabel said...

我比你更加「大吉利事」。。。
我生日正日一大清早便人人對著我說:「肥肥死左!!!!」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