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1, 2008

滴滴躂躂

上周在泰國公幹,足足離開香港一個星期,在周六的下午才回到家中。可能有人以為到BKK出差會是逾工作於娛樂,一舉兩得。但大前題仍是"工作"兩個字,加上要在顧客面前做一些現場的demo,不容有失,更負壓力。所以昨天回家後,本想看有線直播的法國網球公開賽,捧一下舒拉寶娃和費達拿的場,也因為「頂唔順」的關係,到midnight便1、2、3...自動shutdown。

今早清晨還未夠七點,朦朧之中聽到門鈐的聲音,開始時還以為是錯覺,一心只想ignore「星期天早上七點有人黎禁我門鐘」這個事件,我想應該是一般人心理上的第一個反應:Denial吧。

按鈐的人也是鍥而不捨,長長短短,連續按了一分鐘之後,我也不能不再面對現實,乖乖走下床去。衣服也來不及穿上,心想是否有什麼嚴重的天災人禍,第一時間便跑出去應門。

門外是大廈的看更和一名年青男子,看更是我熟悉的晚間守衛,己經換過了衣服,好像準備下班。看更呀伯一面老練,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表情,劈面向我問道:

"呀先生,你個冷氣機系咪漏水呀? 佢話用「望遠鏡」見到好似系你地呢幾層的冷氣機漏水,滴落佢屋企喎..."

下...「望遠鏡」??...冷氣機漏水...七點...嘈醒我??...下...??

記憶中在上幾個禮拜,回家時看更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似乎新來的住客之前向管理處,投訊過冷氣機滴水的問題。於是乎在神智仍然是模模糊糊之際,我又跑回房間,看看我的冷氣機。(其實當時我也不知道怎樣可以在密封房間之內,看到室外冷氣滴水的問題...!!)。不過如果是我的冷氣機有問題,打擾了人家的休息,我也不好意思。

咦,冇開到冷氣喎...昨晚還來不及開冷氣,好像已經不醒人事了。滴水,下? 攪乜呀,昨天晚上好像還下過雨呢...

於是我又返回門口,理直氣壯地跟管理員理論。而且我整整一星期不在家中,怎麼會是我家的冷氣滴水呢? 這時我下意識到站在管理員旁邊的男子,應該是樓下的住客。管理員此時也在跟他在說,"是啊,呀X生整個星期不在家喎..." (我心想,頂,你又唔早d講...)

青年男子這時也一面尷尬,垂下了頭,喃喃的跟管理員講了幾句,怱怱的跟管理員下樓而去。其實這時我才剛剛清醒過來,脾氣也開始忍不住開始爆發,畢竟大清早被人家吵醒的感覺真的不好受,而且也不是我的冷氣機問題,被人無理complaint,感到有點委屈。

唉...。

不過想深一層,這名男子應該也是正常人一名。要晨早七點未夠,便去吵醒一名謀未謀面的鄰居去交涉這些芝麻綠豆的問題,也未必是他的意願,我想背後理應有另一半的「動力」吧。有時作為大男人一名,為照顧另外一半,勉為其難也要去出征做這些「特殊任務」,想落也是可以理解。

想不到六月的第一天,便遇到這些domestic問題,起來之後無法再去尋睡,百無聊頼之下,唯有吃個早餐打篇blog吧。

2 comments:

Yun said...

> 我想背後理應有另一半的「動力」吧。

咁都俾你諗到! 服囉!

唔明既係﹐點解要用望遠鏡呢?!!!!

Xavier said...

我都唔明點解會出動望遠鏡囉,都唔知佢系咪做狗仔隊...驚!!!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