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9, 2008

屈機屈到GTA


This is your brain on GTA.

我不下數百次告誡過自己,打機實在是種無聊活動!!

在投入大量時間、精神、和腦力之後,在虛擬世界中換來的一切金錢、名譽、地位、甚至是超級無敵的武器,或者是出神入化一身好武功,最後仍是虛空。那倒不如在現實中花多點時間去投資、工作、學外語(証實失敗!)、學樣樂器、好好利用時間去進修充實自己。

其實以上各式各樣去「善用時間、充實人生」的偉大活動我都有去做,只是每次聽到有新game出爐,什麼製作經年,千萬元投入,場面設計偉大、曠世大作等等,我都心癢難耐。於是再不去理會虛空或空虛,空空或虛虛,誓要一。玩。為。快。

或許,遊戲便是人生。"I want to play that game." Period.

+++

近年玩xbox360,美國出品的電玩通常都是FPS類型的射擊遊戲,而我喜愛的RPG卻乏善足陳。對上玩過的遊戲中,有Blue DragonMass effect等等都不錯,節奏比較明快。不過爛game亦玩過不少,其中Lost Odyssey 都可算是表表者,個game又長又悶,難得仲有game書死撐,想必是落廣告落得多之故。

最近又有勁game出場,等了又等,足足有四年,令一眾fans望穿秋水的Grand Theft Auto,今天續集又再正式登場。下,你唔知乜野系GTA? 那真是要問一句,

"喂,究竟你呢十年去了那裏?"

早前正在發愁下季又要上課,又要溫書,那裏有這麼多時間打機,好了現在一了百了(晦氣!),再加上國慶假期,正好打機打到天昏地暗。計劃是要打機打到三點,再睇埋歐聯決賽直落,邊個friend睇到,聽朝唔該打個電話比我morning call。ありがとう ございます

Monday, April 28, 2008

肥佬

踏入五月份,各式各樣的考試又開始接蹱而至,想起一眾莘莘學子,面對考試沉重的壓力,真是覺得可憐。

我不是一位聰明的學生,考試的陰影對我,仍是猶有餘悸。多少次午夜夢迴,回到了學生時代,厠身於大禮堂之中,黙黙然地在埋頭苦幹,思考著測驗的試題。也許是數學、物理等等,總之是一大堆熟悉的文字和符號,但始終仍是一籌莫展,不能下筆寫上任何的答案。由夢中一直苦苦思考到天光大白,最後猛然醒來,好像做了一個通宵的project一樣,身心疲憊。

在踏進社會之後的我,面對考試的機會不多,偶爾是一些profession的exam或certification,但始終是面對本身行業熟悉的科目,不是七八九樣一齊來,各種各類的試題,所以大部份都能輕鬆過關。對於科技性的項目,或者是可以推理作答的題目,我還是滿有把握的,但面對雖要強記,或者是要運用大量的記憶能力的試題,會對我購成重大的挑戰,就算是多喝兩樽「醫神」推介的白蘭仕,仍然是無。補。於。事。

去年底「貪得意」報了一個日文初階的課程,我以為初階應該沒有什麼難度,加上有同事作伴,一開始便有點鬆懈。但因為課程進度很快,要記的生字又多,加上疏於溫習,我便覺得越來越吃力。

雖然沒有付出太多的努力,但幸運地第一個學期竟給我過了關。新年過後便升上了第二個學期,我覺得因為自己的基礎不好,在第二個學期的後半部,越來越覺得困難。真的要番講句to-te-mo mu-ju-ka-si

在最後的幾星期,漸漸發覺事態的嚴重,於是我也開始了救亡計劃,每天認真地花點時間去努力溫習。不過應該是資質所限吧,我發覺死記死記死記死記之後,最後...仍。然。是。忘。記。Oh My God. 我真的沒法去相信,本人的記憶力真的是退化到原始人的階段了。

(我想今後,我會置力多看點腦筋急直轉、如何訓練你的記憶力、防止腦力衰退...等等的參考書,歡迎推介。)

好了,我也不想再多花篇幅去說我如何如何努力努力認真認真地去溫習,我只想說就算今時今日面對好幾百人的演講、見客、做project或demo、我也無需要花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去預備。

結果呢,成績表派了...。唉。一句講晒...sayonana。

Well, look at the bright side, I got back so much free time now.我好想學William Hung一句,I have done my best, and I have no regret.然後,瀟灑離場。(雖然Willie同瀟灑好難拉上任何關係。) 但,我始終仍然是心有不甘。頂,直頭要講多幾句八格耶魯。

所以做人雖然別太cnn,但也不要貪得意。這篇blog entry,乃是記錄我的失敗過案,希望一眾考生引以為誡。

Sunday, April 27, 2008

探病

去年開始便知道友人身體有病,年底前見過面吃晚飯,精神還算不錯,但最近這數個月卻是每況愈下,教會朋友傳來的電郵,亦多叫人為這位弟兄代禱。弟兄和我年齡相若,但待人處事亦比我成熟得多,我近年多外出公幹,見面不多,他總是細心地打電話問候我近況,亦會為我祈禱。雖然我表面上對他的好意,總是表現得不置可否,心底其實十分感激。

知道他生病,感覺是很無奈。這是他生命中最好的光陰,為何要受這樣的折磨呢?偶爾跟他閒談,他最擔心的便是結婚多年的妻子,和他的母親,他是家中的獨子,又沒有兒女,這兩位是便是他最親之人。他的憂慮,我們可以理解。

約了一些返教會的朋友一起去探望他,我只希望能給他一點點的支持。其實探病最怕是打擾了人家的休息,我能見他一面,已經覺得很足夠。不過弟兄看到我們,也感到高興。教友們準備了一些的詩歌,也有人帶了一些的筆記,或CD之類去探他,他們比較有準備,而我...連問候的說話也不知道應該怎樣說出口。

朋友的精神明顯比上次見時為差,雖要使用呼吸氧氣的機器。他對自己的病情,感覺已很坦然,也不諱然跟我們說出最壞的打算。我搭不上嘴,也不知要怎樣回應。朋友,雖然你今次不夠運,但你對生命的熱情和追求,你的堅毅,令我們都很感動。朋友要闖的難關不易,比起他,我只想到自己所經歷的一切實在很渺小。

我們當中有遇到些挫折的,但想到你每天的努力,你的勇敢,都鼓勵了我們。

你對我說你最近的精神不好,電腦也許再沒法打開去看,我想這篇blog你也未必會讀到。窗外下著綿綿的細雨,劈列啪咧的在響過不停,正好反映我的煩悶心情。

我,實在不知道怎樣再寫下去了。

Wednesday, April 09, 2008

出線四強


利記與阿仙奴大戰,令我想起容祖兒「心淡」其中幾句:

"一天一點傷心過 這一百數十晚... 大概也夠我 送我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春天分手 秋天會習慣 苦衝開了便淡"


比賽戲劇性十足,兼整場賽事充滿變數,完場前十分鐘更是峰迴路轉,最後利記出線,對利迷來說可算是皆大歡喜 :)


- 七日利記與亞仙奴三場對頭波,我只系想到... match made in hell !!

- 主場頭十分鐘竟然比人o禁住黎攻... 兵工廠攻擊如水銀瀉地,不祥預感終於應驗 (0:1)

- 三十分鐘利記壓翻上去,取得角球。當時我真的是特別專注望著希比亞,Fight back!! Yes. (1:1)

- 老實講王子成晚機會不多,下半場近七十分,一個機會在對方禁區右上角轉身抽射,帶領利記首次領先。(2:1) 出線有望... 

- 禾確特出場,在右邊發難,高速帶波推去對方底線,再出至近龍門。三位利記中場後衛趕上來,但無法阻擋出波。艾迪巴約門前接應,兩隊波再次平手。(2:2)

-因為亞仙奴有兩個作客入球,就算打和,仍將會是亞仙奴出線。(慘...心情推至最低點)

-巴布在禁區被推低,隊長主射十二碼,中!! (3:2) 一分鐘之內心情由谷底升番上人間。


-完場前巴布單刀埋齋,seals the deal。 (4:2)


奕日早機出trip bkk,我計埋都唔知有冇訓到三粒鐘...zzz

Thursday, April 03, 2008

憑歌寄意

這幾天收了朋友的email,說你的病情轉壞,也睡得不好,聽了後悶悶不樂。

而在遠方的你,身體差還要上路工作,我感到很難過,也很無奈。

這天在聽林夕的精選歌,許志安的「天下之大」: "那怕我、身體差、差點死掉、愁還愁、病便病、有你照料、談談情、服服藥、那怕發燒、只怕好了好了話題便缺少"

希望和你們一起捱過這關。

+++

天下之大

你與我 當初於 北京車站
人連人 汗疊汗 旅費有限
難還難 累便累 你我照行
你有傷患 我便 背著你過關

你與我 一級級 走得很慢
從窮途 入末路 旅店更殘
傻還傻 餓便餓 也要去玩
一世緊記 跟你 饅頭做晚餐

*天下之大 不要給我 只怕 一切安妥才共你不和
天賜福氣 不要給我 共你 面對困難便記得當初
天下之大 不要給我 只怕 得到所有忘掉愛甚麼
憂患苦難 不怕給我 假使 稱心順利愛算甚麼
不願選擇 不要比較 花多 雙眼怎會珍惜一個*

我與你 一間房 不必很大
無良朋 沒電玩 你最偉大
忙還忙 做便做 你與我捱
碰上失敗 正為 了讓你慰解

那怕我 身體差 差點死掉
愁還愁 病便病 有你照料
談談情 服服藥 那怕發燒
只怕好了 好了 話題便缺少

天下之大 千個億過 只需 給我一個 不想揀過

Tuesday, April 01, 2008

號外。

已經好一陣子沒有翻看號外雜誌了,去年他們三十周年紀念,想買一本捧場,但轉眼又賣光了,紿終無緣一看。其實除了上幾代的編輯和作者,陳冠中,丘世民,鄧小宇,劉天蘭,winifred,甚至是岑建勳之外,我實在說不出現在有那些人在辦這本雜誌。聽說前幾年這雜誌已賣盤給大陸的出版社,實在很難想像一本當年主宰香港文化及潮流的雜誌,現在會由大陸出版。

上星期飯聚zz給我帶來了細版的三月號,內容有文化、人物、潮流的批評,不同的review等等,跟以往的風格應該差別不大。不過,我看了十分鐘之後,已經。看。不。下。去。

何解?

不是它的印刷不夠精美,也不是紙質粗糙,設計不當。而是它的字體實在是..... 太。細。了。

我實在不明白,印刷的基本道理,不是叫讀者看很舒舒服服嗎?

細小的淺灰色的字體,印在白紙之上,而且行與行之間的空間也是密麻麻的,簡直是對眼球20/20挑戰。有的文章更加是把六七個書評或影評放在同一頁之上,字體再加細印刷,簡直是在挑戰讀者的能耐。

老實說,我和很多人一樣要配戴眼鏡,視力己經打了折扣。拿起這本小號外五分鐘,我已忍不住放棄。

看了十分鐘之後,我想己達到了人類的極限。唉,真系內文有幾好看都系假,因為實在沒法看下去。

我打開差不多大小的細明周比較一下,又打開不同size的magazine,始終是黑白、大小、段落分明。不知為什麼這樣「難看」也能得到什麼國際的設計大獎。

唉。其實鄧小宇出山,撰寫Joyce Ma的Grand Exit,十分有看頭。同場還附加82年他跟Joyce的一篇專訪,號外的文章仍然是很有吸力,但我真的是力。不。從。心。

(。殘念。)

+++

題外話,有次我們在討論號外的寫作人,有人提到鄧先生早己病逝,其實離開的只有丘世民而已,看到鄧先生重新執筆,仍是有種莫明奇妙的喜悅。

+++++
號外大挑戰: 下文用試用號外出版手法編寫
+++++


已經好一陣子沒有翻看號外雜誌了,去年他們三十周年紀念,想買一本捧場,但轉眼又賣光了,紿終無緣一看。其實除了上幾代的編輯和作者,陳冠中,丘世民,鄧小宇,劉天蘭,winifred,甚至是岑建勳之外,我實在說不出現在有那些人在辦這本雜誌。聽說前幾年這雜誌已賣盤給大陸的出版社,實在很難想像一本當年主宰香港文化及潮流的雜誌,現在會由大陸出版。
上星期飯聚zz給我帶來了細版的三月號,內容有文化、人物、潮流的批評,不同的review等等,跟以往的風格應該差別不大。不過,我看了十分鐘之後,已經。看。不。下。去。何解? 不是它的印刷不夠精美,也不是紙質粗糙,設計不當。而是它的字體實在是..... 太。細。了。我實在不明白,印刷的基本道理,不是叫讀者看很舒舒服服嗎? 細小的淺灰色的字體,印在白紙之上,而且行與行之間的空間也是密麻麻的,簡直是對眼球20/20挑戰。有的文章更加是把六七個書評或影評放在同一頁之上,字體再加細印刷,簡直是在挑戰讀者的能耐。
老實說,我和很多人一樣要配戴眼鏡,視力己經打了折扣。拿起這本小號外五分鐘,我已忍不住放棄。
看了十分鐘之後,我想己達到了人類的極限。唉,真系內文有幾好看都系假,因為實在沒法看下去。
我打開差不多大小的細明周比較一下,又打開不同size的magazine,始終是黑白、大小、段落分明。不知為什麼這樣「難看」也能得到什麼國際的設計大獎。唉。其實鄧小宇出山,撰寫Joyce Ma的Grand Exit,十分有看頭。同場還附加82年他跟Joyce的一篇專訪,號外的文章仍然是很有吸力,但我真的是力。不。從。心。(。殘念。) 題外話,有次我們在討論號外的寫作人,有人提到鄧先生早己病逝,其實離開的只有丘世民而已,看到鄧先生重新執筆,仍是有種莫明奇妙的喜悅。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