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打的

通常在外地工作,見客、赴會,都會搭的士,或者在大陸叫打的。

初出茅廬的我,覺得搭的士是奢侈品。當年無論下班多疲憊,都會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回家。在外國讀書時或打後工作,都是坐bus、carpool或自己開車,甚至乎踩單車,從未試過打的。

但日子久了,越來越討厭把時間消磿在交通工具當中,於是打的成為不錯的選擇。

在香港打的真是方面快捷,不論何時何地,把手一揮,一定有一架在附近。還可以"CALL 的",七折的,八折的...有得揀。

香港,真的是乘客的天堂。

為什麼這樣說? 至少這是個人經驗。

譬如新加坡,(係)這城市十分乾淨,(係)市容整潔,(係)市民奉公守法唔食香口膠,(總之就係)樣樣都好啦...,除了他們的TAXI。

一到入夜,看見四處都是人龍,大家都在望穿秋水,原來是苦苦在輪候的士。

在街上,有不小空車在走來走去,但他們打出"往接客"的訊號。其實他們是在等候客人call的士,原來每架接call的taxi都可以賺取額外的附加費...

初到貴境不知道叫車的竅門,晚上在街中等呀等、等呀等...。明明街上空車多的是,為什麼沒有車肯停下來?

興到...#$%^&*(!@#$%。

後來知道要 CALL的,但 CALL的 是長途電話roaming,再加call車費、入夜附加費、道路電子收費...總之就系要加你一大堆附加費啦。真把鬼。

終於今年新加坡將的士收費大幅調整,起標費增加,聽說市民減少乘搭,晚上一定可以截到的士芸芸。

何必呢?

當然有些時候是乘搭鐵路或公共汽車比較方面,而且更加化算。譬如在泰國,勁塞車的時候可以轉一個彎令你等上一粒鐘。所以你一定要學懂怎樣去搭BTS和MRT,唔系你一定會患上的士候群症。

而且泰國有些的士佬不老實,佢要上車先同你講價,或者話你知METER壞了,你要比XX他才車你到目的地。當然你可以下車,但佢地真係好似唔志在...

我便試過賭氣唔肯講價,上車落車,一口氣下換過了七部TAXI。結果? 還是要死死地氣和的士司機討價還價。

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地方,同出一徹。不是說這些地方沒有好的司機,但若四份一機會遇上這些講價司機,印像已經大打折扣。

雖說公幹是出公司數,但我就是不甘心要這樣討價還價。

+++

打的同時亦可以令你了解民生。

日本司機通常是穿上制服,正襟危坐,很有耐性地恭候客人。尤其在晚上,很容易便看到一架車接一架車在排隊,很有秩序地在百貨公司或車站輪候客人。天啊!真不知道他們要在車站輪候多久才接到客人。

所以真不好意思要坐短途。(不過座長途又真系好貴!)

而下車時,他們總是恭恭敬敬地把找錢及收據給你,至少我看不出他們面上,流露出任何怨憤的神情。當然,有機會是我遲鈍...

若果在大陸呢...

曾經試過唔知死,當年在北京截了酒店排隊的士,坐一個五分鐘左右的路程。原來據他們說是排了四個小時,希望等到一些到機場的長途客。不過當時「年少無知」,國語又不好,遲鈍的我仍未能會意到他們做司機的委屈,掉下十元人民幣便下車一溜煙地跑了...想來慚愧,以後到市區便寧願走遠一點,跑出飯店以外去截車。

你若和大陸的司機閒聊,他們喜歡問你薪水多少。十個當中,我想有十個一定會這樣問你。

若你到台灣,亦要小心和的士司機談論政治話題,因為話題敏感,黨派的政治分歧又厲害,不知道司機的政治背景,你的高談濶論可能會惹禍上身。

要吹水還是留給香港的士吧,有時搭車去機場,有三十分鐘的路程,天南地北講波講股票講民生講經濟,什麼話題都可以講一餐。

不過你若遇著七折或八折黨,他們一邊駕車,另一邊接order,還要安排其他司機接客。在驚歎他們做生意靈活之餘,還是安安靜靜、纜seatbelt、幫手睇下路算了。

Sunday, November 23, 2008

燒雞翼‧鐘意食



這晚跟新西蘭的鬼佬同事吃飯,他們提議晚飯的地方,竟然是一家當地的中國餐館。這間「黃亞華小吃店」,在Jalan Alur(阿蘿街)的街尾,全條街都有很多小型的食店,也有露天大排檔,十分熱鬧。我以前也曾經到過此區,只不過未有幫襯過這間。

晚飯時間有多人幫襯,也有不少遊客。小店出名的菜是他們的燒雞翼,是名乎其實,用炭爐來烤的,有點像BBQ一樣。

新鮮熱辣烤出爐的雞翼,十分好吃,但問題是工序比較Details,應該比一般的炸雞要長三至四倍的時間吧。香港的餐廳我想不會吃得到這道菜了,現時多數是油炸或鼓油雞翼,真系邊個得閒同你慢慢燒丫?

在飛機打開國泰今期航空雜誌,介紹了五間在馬來西亞KL的餐廳,不約而同都是些中式的小店,例如炒麵、雲吞麵、和紅豆沙等等,我諗有乜咁特別呢? 這些都是日常在香港可吃到的菜色。不過吃完這次燒雞翼,我覺得用心煮食,會得到不同凡響的結果,那怕是家常小菜,可能也是這些餐廳成功的原因。


Friday, November 21, 2008

星光下的客家菜



繼續我的馬來西亞:食のobsession之旅。

當天下午吃過了Nasi Lemak之後,飽到頂上心口,連晚飯也沒有進食。到晚上十時多,另外一位香港同事到達KL,於是又滙合其他同事,一起到酒店附近宵夜,其實對我來說應該是晚飯...。

來到Pavilion的百貨公司,好像附近很多名牌的商店,人來人往,十分熱鬧。通過商店後方的行人天橋,便看到一間露天的餐廳。

離遠看好像是一個露天的停車場,走近才發覺是一間客家的飯店。佢個名? 咪叫做「客家飯店」囉 (爛gag!)

其實搭幾個鐘飛機過黎,對中國餐真系無乜意慾。正如有次到東京,日本同事竟然帶我去食北京菜,唉,你真系同我食碗街邊拉麵我仲happy。

我本來一心一意想試市區附近的小食,但當地的同事曾推薦過這間餐廳的菜色,心想沒有所謂啦...



餐廳可以望到遠方的雙子塔,而且有自動上蓋,下雨時可以伸展出去,阻擋雨點,竟然令我聯想起英超的球場。

同事竟然點了梅菜扣肉、宵夜食梅菜扣肉,我真系第一次,我諗今晚可能要捧著個肚上床。雖然豬肉夠肥,但肉質卻不夠軟,沒有預期地引起食肉。

還有點了一客粉絲焗蝦,這個算okay啦,有點點辛辣,算幾開胃,但不夠上次我在泰國餐館那樣好吃。

新加坡同事推介另一個餸,不記得名字是什麼了...有茄子、青椒和豆腐,再把鯪魚肉釀在當中,咦,好似咁熟口面既?

咪...香港街頭隨處可見的煎。釀。三。寶。囉,只不過是放上湯之中,再加火爐另上。但將三寶放湯,將食物煮軟了,似乎又缺少了份油炸的爽口。

唔通食左咁耐的煎釀三寶竟然是客家菜...? 真系要搵伽利略唻研究下。

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Nasi Lemak








新加坡老細話開會之後,當地同事會帶我們去吃Nasi Lemak,當時我仍未攪清什麼是Nasi Lemak。

Sometimes when we travel, 總會有些food obsession,誓要一嘗當地的美食,諗落都唔知點解。人一世物一世? 還是要滿足人類最原始的慾望?

唔知道。只知無厘頭在KL塞左成個鐘頭車,滂沱大雨之下去到市區外的地方叫PJ,連傘都不用去擔,便一口氣衝入餐館去。

Nasi是椰漿(更正:應該系"飯"),而lemak是fat,肥油的意思,wiki話中文名叫椰漿飯,乃是星洲及馬來西亞的美食,有人話系馬拉非正式的國肴。我諗有點像香港的道地雲吞麵那樣,是一種普遍的食物,但亦有做出名堂的店舖。

餐廳比香港的小食店大一點吧,門口有張剪報,標題是馬拉最好吃的Nasi Lemak,有點像蘋果飲食版之類的介紹。

我們上午開會,下午lunch之後,再開車到PJ已經4點左右,lunch之後唔夠兩個鐘又再食過,有冇人話我知究竟發生乜野事? 係咪生積?

Order了杯好鬼甜的凍奶茶,椰漿飯配上鮮紅色的炸雞,旁邊有一攤紅色的辣醬,不過其實味道不算太過辛辣。碟上的耶飯亦配有青瓜,花生,雞蛋和小小的炸魚等。食物味道不錯,炸雞比想像中滑,成碟飯好鬼馬來亞風味,但唔明白系咪真系要行咁遠先食到好的Nasi Lemak ...照計唔系太難整,不過我都系靠估。

中午在酒店用膳時也吃了碗Lasak,據當地朋友介紹,它的魚湯味道比較濃,是當地的特色。

一連吃了兩餐當地名菜,又胡亂吃了不少咖哩和辣椒等,開始有點擔心明天presentation會否出現沙聲喉嚨痛...。










Monday, November 17, 2008

銀座二丁目的咖哩訓示

Hong Kong
賈炳達道128號九龍城廣場3樓327舖

詳細資訊 »


雖然平時剪髮食飯打邊爐都去開九龍城,但從未留意過這期壹週刋介紹的這間咖哩餐店。每次看壹週,我總會留意一下"一盤生意"的專欄,因為想知想他人的成功之道,而且這專欄也不會去介紹一些千萬富豪,而總是一些小本生意,感覺上不會是遙不可及。

這次是一位日本人來港創業的故事,叫「o架佬賣咖哩」,描述一位在九龍城廣場,成功地把賠本的餐店扭轉為賺錢。賺的原因是懂得去求變,由貴價的日本章魚丸,改變為平宜的咖哩飯,吸引不少學生去幫襯。不過我更覺得,成功一定要由一個好的strategy開始。

  

故事中有一張相片:圖名"銀座二丁目咖哩訓示",列出一些的守則,從中可以看到老板成功的一點端倪:

1。心裏經常要像太陽般,以Love & Peace的精神去對應客人。
2。清潔的店舖能養育出潔淨的心靈。
3。一碟一碟認真處理,每一碟亦關乎公司的興亡、拼盡全力。
4。最重要是要有說對不起的勇氣。
5。味道的混亂等於心的混亂、心的混亂等於家庭的混亂、家庭的混亂等於社會的混亂、社會的混亂等於國家的混亂、國家的混亂等於宇宙的混亂。
6。您要加日本醃蘿蔔嗎?


曾經讀過一本書叫All I really need to know I learnt in Kindergarten,作者便談到如何去待人處事,其實都是一些連幼稚園生都懂的道理,只在乎你能否記得,及適當地去運用而已。

以上的咖哩訓示我覺得很有意思。簡單而實在地給員工一個個:Why,What,和How的guideline。怎樣去做和做事的態度。尤其是:

#3:小事上的一舉一動,都能影響公司的生死存亡。
#5:雖然我睇完都覺得真系幾混亂,但試想他把自己店舖內的一碗咖哩飯,看作可以balance宇宙的一鼓力量,層次和境界都真系好""。。。

日本人的志氣真的不可看小。

在經濟低迷的日子中,找到了一間大公司工作,也不一定有好的樹蔭。尤其是美資公司,政策變得很快,可以整個Division一夜刪除。你可以說是沒有人情味,但也可以說他們做生意夠果斷。有時我想作為一個職員,面對這個世紀挑戰,也是無能為力。上星期我有一位行家,整個亞太區的Operation突然被公司關閉,當時他單身在香港出差,有點被公司拋棄的感覺。

但若做事仍能抱著執著的態度,不去輕視自己的工作,我認為始終不會輕易被浪濤淹沒。雖然未必能出人頭地,但仍可自求多福。

這是15蚊一碟咖哩飯給我的啟示。

Sunday, November 16, 2008

electric dreams (1984)



上周末百無聊頼地扭開電視,有線的MGM台剛在播84年的陣年舊戲,electric dreams,雖然故事簡單,但越看越有驚喜,而且配樂優美,值得推薦。

故事十分簡單,年輕建築師買了一台電腦回家,經過一輪倒瀉茶插錯線之後,電腦竟然產生自己的Intelligence,剛好樓上搬來靚女Virginia Madsen,是樂團的大提琴手,在家中練習時,樓下的電腦與她和奏,令她誤會是建築師有音樂天才。兩人雖然相戀,但這時電腦卻要從中破壞...。

當年1984蘋果出了一個震撼性的Mac機廣告,個人電腦已開始成為普及名詞,這是候加點浪漫和想像,正是好時機。當年主角以modem線將電腦連接回公司,接收data令個人電腦overload似乎說不合理,照計harddisk爆晒棚都不會overload個CPU,加上條電話線當年都可能未有56K,咁慢的DATA輸入又點會炸到部機呢?再加上倒瀉香檳落電腦會增強它的INTELLIGENCE,真系當笑話睇就好。

Virginia Madsen是前兩年sideways的主角,當年青春可愛,而男主角亦很英俊,但今時今日真是不知跑到那裏去了。

電影最大的功臣應是負責配樂的"電子音樂大師" Giorgio Moroder,有溫柔浪漫,亦有輕快和激情,完全以電子音樂配合電影的主題。加上當年有Culture Club, Boy George的經典插曲,真系無得頂,我諗我有成十年冇聽過呢首歌,比草蜢和梅豔芳更加80S...

聽聞電影好像從未出過DVD,但好像YOUTUBE有人成套UPLOAD左上去。唔系你捕住有線,應該在重播又重播之下,好快有得睇。請你聽返隻Love is Love,真系好野黎架。。。



(BTW,使用新的電腦,安裝了WINDOWS VISTA,唔知點解,打好一篇文,按了個ESC制,成編無左。頂 x 10000。要重打。只能說ITS A PRICE TO PAY...人總是要學會去進步的...)

萬千星輝

今天看娛樂新聞,也知昨晚是無線的台慶暨頒獎典禮,不過昨晚看利記二比零贏保頓,錯過了看這節目。近年台慶對我的意義,便是一年又將過去。以前在美國生活時,無論親戚朋友同學等等,對無線的電視劇集,全是忠實的擁躉。不過回港之後,反而愛看外國的電視劇,真是有點矛盾。

今年人氣大熱的家好月圓,我也是在酒樓吃飯等場合看過一兩集而已,其餘的我只記得小儀做女鬼的古靈精探,好像敦晉安那套電視劇,聽到朋友談論過他演得不錯等等。上次在泰國,扭開電視看到陳浩民和鐘嘉欣演套神化劇,用泰文配音,都算得意。

雖然是一個公仔箱的選舉,但看到有網上的討論區也有進行投票,更有激烈的討論,令人我也想知道今年誰人獲獎。

今年得獎的是夏雨、米雪,也應該是算是深得民心吧,尤其是米雪最近要照顧患病的丈夫,感覺上是有點心力交悴,讓她拿個獎高興一下,也算是有人情味。王祖藍也是近期TVB比較出色的新人, 最近亦看到他有不少的機會演出,希望他日能成為另外一個周星馳。蘇施黃往日在有線的節目做得出色,搬來無線後亦成為HIT SHOW,還攞埋最佳主持。

証明無論你有何等的才華,始終是要找到個大舞台,才能發揚光大。

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Tales of Versperia



經過了三個多月,換過了三部xbox(因為出現三紅要多次修理.唉!),再過了不少捱更抵夜的晚上,終於完成這個RPG遊戲。

打遊戲機對我來說,是一種escape,也可以說是一種發洩。

尤其是在回港之後,提不起勁到任何地方,更不要叫我思考任可複雜問題。

最好便是變身電車男:打、打、打、打、打。

當然亦試過行路食飯甚至上廁所,每刻都在思想著打機攻略。

但有時我想若這樣一路沉迷下去,其實跟食白粉沒有兩樣。

有人曾問若丈夫掛著打機,而跟妻子上街變得心不在焉,只想回家打機,是否正常?這其實是被虛擬世界佔領了現實世界的生活,當然是有問題啦。

有不少網頁介紹video addiction / overuse 其實跟 drug addiction 沒有兩樣。報載多次有不少人都被Multiple player的online game吸引至不能自拔的地步。(有d仲最尾打機打到死埋添...恐怖!)

Console機上面的RPG情況應該好一點,因為故事打就系打完,除非你好無聊咁repeat完一次又一次啦。

每個人都應該有strategy去 balancing work and play time.

+++

回說Tales of Versperia, 可說是集齊日本RPG所有吸引人的原素,除了graphics只是2D之外,豐富的故事內容及動作都相當引人入勝。

閒閒地可以打你四、五十個鐘,當然我要成70個鐘先finish到,仲未計d所謂hidden level/treasure等等。

今年都有幾個大game,之前有GTA4, Halo 3, 接著還有Infinite Undiscovery 跟 Fallout 3。以我緩慢的進到,之後的假期等等,可以一直打到過埋農曆年。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