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5, 2009

煞科戲




上兩周電視機壞了,錯過了一連串的歐聯四強,曼聯蟬聯聯賽等等...不過利記出局,冇得睇便算了。新電視上周才送過來,剛好看到英超的煞科,利物浦主場以3:1轟走熱刺,順便歡送希比亞叔叔。

猶記得季初作客面對積弱的熱刺,雨戰加上作客,在領先之下,臨完場"無啦啦"失兩球而痛敗,令電視機前的我激氣萬分,更加即時熄機!! 這次對熱刺給予迎頭痛擊,更令對手失去歐洲賽資格,算是報回一箭之仇。

利物浦以25勝得86分排聯賽第二,雖然主場今季仍是不敗之身,但最後以四分之差輸了給曼聯。在季中有多場賽事無法在弱旅身上得分,讓曼聯迎頭趕上,成為屈居亞軍的關鍵。今年輸了的兩場波之中,一隊是熱刺,另一隊是今屆降班的米堡,更曾經賽和候城和史篤城等,可謂估佢唔到...。

不過聯賽之中,今年兩敗曼聯和車仔,兩場與亞仙奴平分春色,是近年表現最出色的一季。有那位利迷能忘記作客曼聯,在落後一球後之下,能以4:1反勝,或者是4:4對戰阿仙奴和歐聯大戰車仔。

近兩季下來,8、9號的最佳配搭,讓利記贏波機會大大提高,已是不爭的事實。問題是王子跟隊長本季傷患增添,缺一或欠狀態,利記便失去攻擊的重心。幸好在下半季古治、利亞拿和班拿約等等表現出色,加上龍門拉耳拿一向穩定(除了歐聯對車仔一戰),仍可為利記作出了最後的衝刺...

看利記最後十場成績,除了4:4賽和阿仙奴之外,其餘9場全勝,可謂give曼聯a final run for the league title。老套說一句,雖敗猶榮。

季初傳出利記出售沙比至祖雲達斯,最後價錢不合而談不合隴。其實沙比傳、射出色,落點恰到好處,是今季極為重要的中場球員,尤其是在隊長傷出的日子,他更是主宰中場的關鍵。下季若被出售,我會十分之miss這位助利記贏歐聯的功臣。

利記今年將士用命,打得出色,雖然仍與冠軍獎杯擦身而過,但為球迷帶來不少驚喜。我作為利迷對今年的表現,感到滿意,希望來季有更好的成績。

.

Thursday, May 21, 2009

F檔案



明珠台而家播緊的F檔案,英文名叫FRINGE,系FOX TV最新一季的主打劇之一,香港其實都算幾緊貼美國的SCHEDULE,而家Pearl播到第十三集,而美國好似五月尾會播完這一季。

改名叫F檔案,故名思意就系X File的同類劇種。我本來冇諗住追,但事緣今夏主打電影中有套由J.J.Abram導演的STAR TREK,而且聽聞口碑不錯,香港未有得睇STAR TREK住,唯有睇下佢套電視新作啦。

講開又講,STAR TREK電影系列最近越拍越差,故事失去吸引力,無論新舊的STAR TREK電視演員已不能再吸引觀眾入場,加上特技並不出色,是時候讓新一代的導演和演員去重新Revamp這套電影系列...。

Anyway,F檔案由JJ Abram監制,故事由FBI的探員Olivia,每一集調查不同的案件作主線,可說跟X檔案類似,不過亦有Lost的懸疑因素,即是一連串神秘事件的背後有重大陰謀,現在還未揭曉...



每位人物角色均有特點,故事是我喜觀的懸疑解謎類,制作亦很龐大,是一套不錯的電視劇。不過有讚亦有彈,SO FAR睇左十二集,不過有三集和飛機失事有關...頂。故事中有一條橋是女主角吸叫了某人的記憶,有好幾次是講述她要回到一個水槽內去找回這些記憶,我覺得重覆的次數太多了。

雖然Fringe嘗試以科學去解釋不同的現像,但並非每次都能自完其說。像上一集兇手使用電腦程式去殺害他的對頭人,但卻未解釋為何他能找上探員Olivia的家,準備通過網絡去傷害她的家人。雖然可能這只是為了制造緊張氣氛,但以一套這樣的大製作,故事處理可說是失手。

縱使劇本未算完美,但故事仍然吸引,每集總算有一個完整故事,不像Lost缺看數集便真的很lost... 最近很少看明珠台的劇集了,我想球季結束後,又可以重新看看其他的好的劇目。

Wednesday, May 20, 2009

交響情人夢

明明好似好鬼多野做,點知weekend睇完兩集“交響情人夢”的sp之後,跟住搵返套日劇,再用兩日刨晒佢...

(冇錯,我系掉轉頭睇,睇完sp再睇返正話。...錯晒。)

今天下午仲買埋兩隻cd返唻聽。唉,我真系從來都唔知道我突然會咁想聽古典音樂。

據漫畫介紹女主角野田惠是根據真人角色創造,一位家居像垃圾崗的鋼琴家。 不過若要參考,其實也不用跑到日本這麼遠,睇落我屋企都幾似野田惠間房囉...

btw, 我覺得女主角有點像王菲,唔知你覺得系咪?

Monday, May 18, 2009

終於開齋


今年第二個決賽,由上年美國公開賽,隔左成半年先捧返第一隻杯,仲要系馬德里的泥地賽...今次晉級見唔到迪祖高域同梅利,順順利利打入決賽、贏得有D運。


"細佬,仲唔贏返你一次?"


"係囉仲要系我地頭贏波。"


"下次系法國再見啦。"


"我寶刀未老架。"

Monday, May 04, 2009

關於行山。我說的其實是



無論叫豬流感或H1N1,看到滿街都是口罩,周圍都放滿消毒產品,心情總是悶悶不樂。難得有人襯假期召集一次行山活動,我真希望以這個健康之旅驅走流感的陰霾。

當然理想與實際是兩回事,明明約定星期天的活動,當然又再改來改去,又有人臨時失蹤,這些已是每次活動的必要環節。星期天早上本來約定蘭芳園吃早餐,再由中環走上太平山最後繞至灣仔。怎知到達出發地點,原來蘭芳園還未開店,而這次領隊呀ca,因為有秒秒鐘千萬上落的大茶飯,亦未能出席,我開始意會了一點點混吉的味道。

這次的行山隊員其實是去年台灣之旅的團友,除了呀ca缺席之外,有zz,西,v,yoko,跟我五人。雖然我不熟路線,但感覺上由中環上太平山應該仍算輕鬆,所以我連水也沒帶,兩手空空且不修邊幅的上陣。但現場發現,同行隊友似是如臨大敵一般,各人大小backpack,CAP帽,行山鞋,水樽,蚊貼,各色其式...,yoko連食物都有兩袋,西先生更出動風樓背囊,即時有機動部隊之同袍的電影感,不知一會是否有爆破和槍戰場面呢?

由中環地鐵站走到自動行人天橋的結志街,我已覺得有點氣囉氣喘,再發現由中環到干德道的自動電梯要九點才啟動,大夥兒實在有點晴天霹靂的感覺。(我們行山不是為做運動的嗎?)



其實若我們其中一人有點道路常識,由中環走上太平山應該不太困難吧。但zz手上只有呀ca小姐的sms,加上iphone的google地圖並不易看,一行人竟然花了一小時才輾轉到達舊山頂達的起點。在場有人立即質疑是次活動為何要由山腳行上山,而不是由山頂會合。唉,我們都是白痴來的嗎?

出乎意料,多次開口要求休息的竟然是自稱火車頭thomas的西先生,狀態有點疲憊的西先生,聽聞近來在國內有多項交流活動,無論公私程度都甚為"激烈",西先生將身子拋出去為國捐軀,不單是為國更為港男爭光。

上山難但落上容易,由舊山頂道再轉白加道,途經一眾高官官邸到甘道,再經灣仔峽道,便可沿堅尼地道往合和飲茶。下山路程比較輕鬆,連上山時緘默不語的呀v也開始變得活潑起來,更在不時研究c-u-t-e的手勢造型,其實我暗地裏擔心她是否在上山時被太陽晒昏了腦袋。



村上說過在跑馬拉松運動中,腦袋是一片空白,但我覺得行山人仕通常都是七嘴八舌,由淋雞事件一直至yoko未來的婆媳相處生活,均由在場人仕逐一分析。所以如果跑馬拉松像靈修,行山更像是聯誼。

有人說過,在某種層義上,做人和登山很類似。不求到迅速地到達往目的地,但求沿途停停走走,欣賞當中的風景。其實呢,我也不知道是否有這種說法,這是我捏做的,不過同類意思的詩詞歌賦應該有不少吧。

我想說的是,有這個機會,一班朋友隨便走走,雖然這條路是兜兜轉轉,曾經上上落落,于迴曲折,但感覺上仍然是不錯。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