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08, 2010

生日飯局


我沒有寫日記的習慣,但有時打blog都會寫點私人事。好處是返看舊文,可以知道去年今日做過點什麼事情。譬如說,去年的生日做過什麼,跟誰一起渡過,若不寫下來,過兩年便會忘了。

zz跟我同是在三月生日,大家一起來個生日聚餐,特別高興。去年我們到歌賦街的銀杏館,我還記得在滂沱大雨之下,由中環跑上SOHO的狼狽情境。今年除了呀CA要處理秒秒鐘幾百萬上落的生意,呀拔好似去了公幹缺席外,V小姐,西先生,YOKO均有出席,而且還有房小姐,CYRUS跟EVA,比上年更熱鬧。

原本有人告訴我今天是K-buffet,但最後一刻又改為在Town gas吃lunch buffet,無所謂,如果唔經過食又唔食唔食又食加改完又改,似乎不配合我們“正常”的聚餐程序。

我記得無線的飲食節目,經常在Towngas中教人煮餸,餐枱旁邊也有一部小型的閉路電視機,直播廚房之內的情況。其實我覺得有點無聊,真的會有人用心去看那小小的閉路電視,和那位一直背著觀眾弄餐的廚師嗎?

呀V小姐給了我一個黑色的餐包。為什麼會黑色?不知是否加了點墨魚汁?還是要襯托桌子上另外一碟粉紅色的意粉(Waiter說是粉紅色是因為日加了紅菜頭的汁)。

我當時才發覺原來平時白色的麵包碎不容易察覺,但吃一個黑色的包包,會弄到滿桌子都是黑色一粒粒的小塊,十分明顯。旁邊的房小姐一坐下來,便詢問“邊個食到咁污糟?”,我實在有點百詞莫辯。

Eva跟Cyrus送了一本叫型男指南的書給我,Eva還在咭寫下幽默感萬歲。謝謝你的禮物,我記得跟Eva打過邊爐,同Cyrus唱過K,這本書不知是否暗示我下次出街要執正D。zz近年也不斷地送我領帶,相信都是有關,我想如果走去詢問zz,她肯定叫我好好地去檢討一下。

我翻了幾頁書,其實幾都有趣,記得在素顏小姐個blog都好似睇過類似的文章。其中一章講男人的手,不可以太乾淨,尤其是在office之中,要有小小油墨,有點點的污漬,才會吸引OL的注意云云。雖然這文章是攪笑,但我反而想起張震在「愛神.手」當中,他跟鞏俐在電影中那對蒼白和性感的手,若張震的手真的是污穢不堪,我想鞏俐不會讓他幫她度身造旗袍吧。

Eva還弄了一張自製的生日咭給zz,我們一起寫祝賀語和簽名,我留意到旁邊的房小姐簽名是...「房小姐」,我問佢點解,她答zz成日都叫她做房小姐。我諗下次不如我簽:「喂,頂丫」,因為佢打親電話黎都系咁樣叫我。

回家的路上,發現還有一盒士多啤利和一包日本花生,於是打電話問zz,系咪呀V送比我架?zz 話,系囉,盒日本的士多啤利好好食架,好貴架,呀V自已都唔捨得買唻食呀,.... 得得得得,明白。

謝謝你們的午餐和禮物,當然還少不了Yoko的特色壽包蛋糕,今年生日過得很高興。


.

2 comments:

肥貓 said...

好大個壽飽!! 補祝生日快樂 ^__^

Xavier said...

Thanks :)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